特別想念合乎一切我最喜歡的條件的香港牙醫

老是在硬嘴裡說著不喜歡這些那些的情況下還是跟漢堡的節奏相處得非常融洽,雖然我的 600 小時德語必修班還是在我的 to-do-list 裡聞風不動的靜靜待著。只是我萬料不及的是隔著十多個小時飛行路程的距離,我忽然想起而且想念的是我在香港的牙醫(要是眼科像洗牙一樣需要定時定候報到的話,我也會想念我那完美優秀的眼科醫生的)。

小時候在香港還是有家庭醫生這回事的,慢慢長大後搬出去住了以後就沒有再乘遠遠的車回去特別只看特定的某一個醫生,變相在病得很厲害的時候(還撐得住的時候都不會去看醫生)只看距離住處最短路程的一個。醫生的藥不看得特別好,而且每每在準備要關門的時候都變得非常匆匆忙忙還在每次診後都拿出一張打印出營業時間的 A5 紙跟每一個病人說以後在臨近關門時間就不要再來。我很明白作為醫生也不需要要為病人而超時工作,但醫生的處事態度和風格總是特別叫人生厭。後來我情願坐車到遠一點的地方,也堅持不去光顧他;就算他是包納在醫療保險名單之上。

後來對某集團式的醫療集團特別有好感。我的眼睛特別容易敏感,也是我差不多完全不用做家務的原因;因為只要在打掃塵埃,我的眼皮就很容易會因此而發炎;這個情況在我 16、17 歲的時候就開始了。去年還有一次發炎發得非常厲害,當時因為工作超忙碌也沒有足夠休息的時間,在醫療集團預約眼科醫生的時候眼睛已經只能開出平日 1/3 的大小。到眼科前一晚還跟朋友們在吃飯,在最親密的好朋友面前脫下太陽眼鏡的時候大家被我的情況嚇呆了。集團的眼科醫生都有自己的獨立診所,眼科醫生在診症後二話不說就給我在他同日下午的診症名單上打尖,給我預約三小時後在他自己的診所做這個眼皮小手術。

那三小時空檔,還讓自己特別跑到銅鑼灣一蘭給自己吃拉麵作小手術前的獎賞(因為一直想吃但沒機會希望放得太大吃完就有點小失望)。眼科醫生的技術超好,我一直在問他會不會留有疤痕,而他也非常坦白的說當然會有這個可能性。但非常幸運的是眼皮康復得超好,傷口癒合得超快;現在沒疤痕得甚至讓我完全無辦法記起當時是那只眼出事。(醫生自己的醫務所還可以配眼鏡的喔)

最後我特別想說的當然是我的牙醫。合乎一切我最喜歡的條件,中長頭髮、瘦削、寡言和細心;比我年長可能只有一點點的牙醫在診所裡還有貼上妖怪手錶的海報,雖然每次準時來到也還得要等上一些時間,但我還是等得非常開心(跟我上面提及到的西醫絕對是兩碼子的事)。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念念不休的跟好友們推薦的年輕牙醫(沒有之一),就連 dr yellowbean 都被我慫恿得成為這位牙醫的客戶。

當然在 dr yellowbean 跟我說覺得他洗得超快,或是朋友說他洗的時候沒有給予足夠的休息時間等等的 feedback 我也是有著同感的(相信在這個年紀,拿著一年洗兩次牙的洗牙經驗來說我倒是明白大家所說沒有很多喘息位的問題),不過洗得超快但同時洗得乾乾淨淨也是無話可說,而且我自己覺得牙醫把時間掌握得很不錯。我實在在每次洗後都覺得非常滿意,也明顯感到他在洗牙後還小心檢查一下有沒有沒洗好的地方。給我牙齒的 advise 也是非常讓我感到舒服,也給我那我太不整齊的牙齒很大的信心。(下一篇有機會就說說在香港把我頭髮染壞了的「專業」hair colourist……真的很傷我的心(以及頭髮),哭。)

文末特別好想讓一樣關注牙齒的朋友送上牙刷、牙膏文:

Café Rémy
地址:Eppendorfer Weg 207, 20253 Hamburg, German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