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丨(17) mumok 現代藝術館,特別讓我想起鋼之煉金術師

一直沒有很懂得逛現化藝術館的心。

大概是挑戰 comfort zone 的另外一步,所以我出人意表地違反自己本意選擇 mumok(路德維希基金會現代藝術博物館 / Museum of Modern Art Ludwig Foundation)而不是 KHM。雖然在 mumok 還是逛得很開心,但實際上我並不能理解為什麼最終沒有到 KHM,並且 leave vienna without a kiss。

mumok 是可愛的,可是地庫層的擺設的 backdrop 好像讓展品看起來落得有點冷清。面對現在藝術的時候我喜歡有同行者跟我聊天討論(而這次卻只有我自己一個),因為看與看不到的地方萬一沒提醒了,讓觀感與感受落差很大。mumok 裡面接近全部展品都只有德語簡介,看不懂真是很頭痛。

特別記得這一個:Portrait of My Father Sleeping (after Matt Mullican), Henrik Olesen (2010),後來在網上看到他的其他作品我都喜歡(link here)。
這一塊 mood board 也很合我心意。

依 Marcel Duchamp (1887-1968) 而言什麼都是藝術品,Joseph Beuys (1921-1986) 又說每個人都是藝術家;那麼我們就更要用心分辨清楚什麼是好的藝術品,怎樣是好的藝術家。面對超愈簡單的作品,以及一切非理性的呈現方式;總是莫名地敲起心中最好奇的一扇窗。當然看懂的時候很喜歡,看不懂的時候很頭痛。

我這次遇上的是 Bruno Gironcoli 的展覽。順道一說,館方在地庫還有特別指定時間開放的貨櫃 Cafe Hansi (more details),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四的 6-9PM 開放,可是跟我沒緣份。

這裡特別讓我想起鋼之煉金術師。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編織進度04:起動!

如果一年只有一件的話我大概都不能再向誰說我真是非常非常喜歡編毛冷毛線,所以這個頭年開始我就決定真是要將我每個小 project 狠狠的記下來。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