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1 吃梨的季節,牛津學院裡的季樹和蘋果樹

悠悠長的意大利遊記終於完成,又回復到日常生活裡去。前幾天剛轉走了 daylight saving time,日長夜短的情況就愈來愈嚴重;心裡的時間跟現實生活中的實際時間嚴重分歧,內在的自己和實在的自己有著無限時差。再度回去才五時就天黑的景況,不時泛起不見天日的感覺;心裡默默想念那剛走遠的夏天。

還趁沒天黑就多走幾里路是我給自己內心暗暗唸的口號,不然就會被黑夜和心裡的寂寞打倒。一早就聽說學校的 college 裡長了梨樹和蘋果樹;書記小姐發電郵說可以隨便摘下來吃(回去一看,發現一整地都是熟透了掉下來的水果們),梨子還超翠綠好看。我從來都不是個很 raw 地吃生菜的人(好了,來了英國這一年我得承認慢慢地開始吃很多生的疏菜),數年前在荷蘭吃朋友自己栽的士多啤梨時心裡滿是焦慮;然後看到池石鎮生吃剛從母雞下的雞蛋的時候,我一樣尖叫。看著大樹上的梨覺得大自然好奇神卻不敢立即放到口裡;事後我亦疑惑自己,是我覺得買回來的水果不是種出來的嗎,為什麼對著親眼看著的種植總是帶有抗拒呢。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緣份只不過是得到然後失去的過程

「緣份」,陸琳就在認識小虎的以後才真正地了解「緣份」這兩個字。小虎的年齡比陸琳只差一、兩年;可是由於成長的地方不同,讀書的地方不同;總是常常踫著有不一樣的價值觀。 他們兩個人喝著啤酒看無聊的電視節目,直到深夜,小虎再次提起緣份。那個時候陸琳放空的眼睛突然清醒過來,電視正播著鄧智偉的演唱會,鄧智偉正在澎湃地揮動鼓棍;她想不到鄧智偉竟是這樣的年輕。Corona 的啤酒樽滿是倒汗水,「緣份似乎就是這種忽然出現然後流走的東西吧」陸琳心想。 陸琳覺得故事的情節不斷的重複,每次她想他想得發瘋的時候就會喝啤酒,喝醉就無非是為了拿出平日不敢拿出的勇力去搖通電話。這裡有那一次是例外的呢,陸琳很清楚沒有一次不是換來失望,只是她不明白,她不願意去明白。或者就是她沒有放棄,還是相信有可以改變的機會。小虎自顧自地解釋他說了一千次也沒有差池的緣份理論,陸琳只看著電視將一支又一支的 Corona 喝掉。煙霧瀰漫的時候,她總是幻想自己可以消失。 陸琳清楚,有些追求,真的與完美無關係;她明白自己不是追求完美的一切,只是她執著地不願意放棄失去的那些。她急著喝掉所有啤酒,一來想睡一覺好的去掉思念的負擔,二來她只不過是不想看到倒汗水流下的樣子。每一個踫上都不是簡單的偶遇,為什麼緣份總是流失得這麼容易。小虎再一次告訴她,「所謂的緣份只不過是得到然後失去的過程」,無止境的執著對自己又有什麼好處,「你還是別想太多」。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