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的Peony(10/5-16/5)

「今日階前紅芍藥,幾花欲老幾花新。開時不解比色相,落後始知如幻身。空門此去幾多地?欲把殘花問上人。」

-《感芍藥花寄正一上人》白居易

那天把這個帶回家,無非是在花店看到初開的花兒很美;未成熟的時像一個個小耶菜球,剛剝開的時候一層層,很想把它從花開看到花落。及後一直都不知這種的花先是什麼品種,翻了不少網頁也沒有答案;直到前天遊過Keukenhof,看到了相類似的就把名字記下來。

Peony,芍藥屬(英語裡沒有芍藥和牡丹之分),品種大概有四十種。到底芍藥和牡丹又應該怎樣區分?一個草本植物一個木本植物;以我絕無僅有的常識,還是分不清楚它是類似薔薇的灌木還是像草生的草木植物。結果,以我武斷的性格,還是下心腸把這個折枝花當作芍藥好了。它們喝水很多,還沒枯萎以前就掉花瓣,花落的時候花絲、花藥全都掉下來。


還未開花的姿態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沉睡了的美好: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 Spring Summer 1977 Dayle Haddon

凡是老土的事情,我都喜歡。我是個懷舊的人,喜歡留著很多沒有用的東西;腦海裡填滿的是流不去的往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將那些舊的事情保留,就是因為我不喜歡那種創新帶來的缺口;舊物的美好是無辦法以筆墨形容。時間將東西變成歷史,年月將過程變成泛光的回憶。若果要我進一步去打開海闊天空的世界,我也許會選擇從口袋裡退,退到一個能尋找沉睡了的美好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