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文字會生花也許明天會花開遍地

有些時候我總是無辦法解釋那種多變的心情,就像洪水一湧而上,把我擠進了無法跨越的屋頂,站在最高的地方,看著對岸。結他的聲音有點緊張,弦線拉出來的音色我還是有點抗拒。那些都是微不足度的事。也許沒有能抓住的氧氣,也沒有可放任的步伐。有時候東拉西扯的併成一張無法看得清明的油畫,只是一層層的油彩之下埋藏堆積著的暗淡只能永遠的刻在最深的底處。我從貓的嘴巴拉出一張又一張的白紙,塗鴉然後又送回去。你在對岸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光線從不太高的街燈照出來了,凋零的花和沖到對岸的花瓣。音樂停下來的時候,我們動也再不動了。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德國|流動車仔檔登堂入室,在漢堡薯條店 Fritten Freude 吃 currywurst

自從上星期狠狠的在維也納把胃都全奉獻了以後,回來漢堡後的五天都不外吃,非常認真的待在家裡減膩。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