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個秘密|揭開瘡疤接受真相?堆填痛苦不是正確處理方式 (Netflix)

有點後悔在看《第43個秘密》的時候仍然沒讀過 Harlan Coben 的任何一本小說,我猜想自己會比較喜歡文字版本的他。他的上一套《陌生人》半年前在 Netflix 上架,故事的氛圍我很喜歡,只是對結局的平淡有點輕微的失望;所以當我知道《第43個秘密》再襲來 Netflix 的時候,我就按進去候選清單去等。這次我並沒有期望過高,觀看過程反而覺得一切恰到好處。

南極兇案|狠人殺:白天裝好人搞誤導,入夜後逐個殺掉 (劇終) [S1/E5E6] (HBO)

《南極兇案》的結局來了,面對煞科戲有點緊張,因為我終於可以知道誰千里遙遙的山長水遠來到南極殺人了。結局的反轉有種似曾相識,說到底,《南極兇案》的團隊就是西班牙電影《我的家》寫手 David Pastor、Àlex Pastor;那種為求目的不惜一切殺人的故事還是很到肉的。

南極兇案|兇手是其次,為什麼殺人才是重點 [S1/E4] (HBO)

《南極兇案》第4集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最尾的手提行李箱)。我們本身主要是在注視誰是兇手這個問題,然後劇情慢慢的把我們拉到為什麼殺人的層面上面去了。

南極兇案|羅生門雙方各持理據,誰下毒手?[S1/E3] (HBO)

來到第3集,我覺得可以開始放棄猜猜誰是真兇這個路徑。這個舖陳在密室殺入事件的個案,每集都有一個觀眾猜測以外的突破點,每一集都有新的資訊給你組織和誤導。這一部《南極兇案》看起來有種愈看愈想追的感覺,希望下半部並不會讓我覺得後悔。

歐洲唱歌大賽:火焰傳說|這種白爛片我們可以!偶爾飄來的正能量發香 (Netflix)

早在以貌取人的階段、看到海報上面這種 costume 的我,就已經把這一套《歐洲唱歌大賽:火焰傳說》篩走出我的清單。後來在複雜地動用腦力的《闇》完結之後,決定放鬆大腦按 play;沒料到我拾到寶了。雖然不是那種獲益良多的珍貴之作,但偶爾飄來的正能量發香,觀影過程比預期開心。

南極兇案|麥田捕手?從黑格爾、尼采到加塞特的哲學書架 [S1/E2] (HBO)

出現《麥田捕手》的時候,就知道誰是殺手了?試刺殺列根和殺死 John Lennon 的兇徒都有一本《麥田捕手》,後者甚至乎是隨身攜帶的地步。上集就在某誰的檯頭出現一本《The Catcher in the Rye》(麥田捕手),真的是在猜猜雌是真兇的路上給出一條重大指示嗎?

水上鐘樓|母親失蹤另有內情,暴力小鎮一言不合步槍指頭 (Netflix)

七集的《水上鐘樓》完結,描寫的是一個又一個的人類內心的自我掙扎。鐘樓鐘聲傳說只是幌子,家族情仇還有待第2季交待。關係到原生地區的爭執,原來一字記之恨,可以數落幾個輩子。(代表入侵者的)意大利酒店家族和(原生奧地利)德國船主家族之間種下無可磨滅的芥蒂。

南極兇案|洗澡超過五分鐘被揶揄,打架後出現連場血案 [S1/E1]

去年在俄羅斯科學家在南極研究所長時間被同行人員嚴重劇透,一怒之下拔刀殺人,成為南極首起謀殺未逐的案件。那個時候我們在學校都說起這個「劇透謀殺事件」,沒想到,一年後《The Head》把舞台設在南極基地,駐守世界最邊的 10 人與外間斷絕聯絡;裡面最先發生的就是一件關係對洗澡時間的打鬥。在極端的地方,很小事就會惹來很大迴響和反應。

Netflix《新死亡片場》後篇:末日組隊共享命運,為求利益出賣信任 [S1/E6-E10]

後半部阿媽的戲不多但算是打動到我內心深處,差點哭出來了。隨後往外擴展,外邊求住的人潮一批一批而至;與此同時主角們要抵住堡壘的壓力愈來愈大。在關係到你死我亡的求生過程,總會出現只講求利益好處的人。喪屍圍城,真實的人生跟每集公投 OUT 走一個人的《Olimpo》一樣嘔心一樣cliché。

Netflix《新死亡片場》前後五集各自為政,前篇:喪屍湧入電視台,極現實悲劇直播 [S1/E1-E5]

《新死亡片場》前五集複製《死亡片場》,據指複製完整度相當高;後五集是巴西翻版後加上的延續故事,是全新創作的劇本。我認為上下兩部,其實就彷如兩季,縱然人物上有相連之處,時間線亦是直線連接,但顯然可以分成兩個部分收看。

Netflix《水上鐘樓》水浸教堂、黑色的湖、神祕恐怖的雙重進行式?[S1/E1]

Netflix 最新上架的《水上鐘樓》運用我最愛的小鎮公式:幾代家族關係+森林/山洞+原始傳說/神秘情況+生事作死的青少年+小鎮的黑暗秘密;互換寫成。整個村落家家戶戶相知相通,驚悚片之下埋藏住幾代人的愛恨情仇。這種 formula 在歐洲劇經上遇到,德國有《闇》,比行時有《森尋》、法國有《魂斷之屋》;現在意大利亦有代表作了。

新死亡片場|喪屍片場,真人騷被困廠景成為唯一倖存者 (Netflix)

COVID-19 在全球蔓延之際,德國版的《Big Brother》已經開拍,真人騷的參賽者在德國 lockdown 以前就進入了廠景拍攝。電視台一直遵守《Big Brother》的規定,沒有向他們透露外邊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