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4)-巨人故事和被斬斷的手掌 / March 2011

I love Belgium. 沿著港口直走是一條很舒服的石路,有一條鐵造的橋,上面是一個廢棄了的餐廳,餐廳邊旁有一個應該是燈塔的東西。那些都是丟棄了的名勝。一直往前走,看到的是個小小的城堡,城堡在七百年前被改建為監獄。我不知道為什麼城堡和監獄落差這麼大的東西會經常被拉在一起,也許最極端的東西最終都是被磁場拉在一起的。 城堡的名字叫:Het Steen,是荷語 the stone 的意思;做了五百年的監獄。Het Steen 門外的前橋有一個巨人雕像。出發前的一天,曾在 google 上面搜索過 Antwerpen 有沒有好玩的點子,讓我看到了 Antigoon 的故事。相傳就是巨人 Antigoon 阻擋了百姓的道路令居民出入困難,一天有個年輕羅馬勇士 Barbo 把巨人的手拳斬了往外掉,從此 Barbo 就成為了英雄,而 Antwerpen 大街 Meir 上面的手掌就是這樣的被掉出來。(當然 P 很驚訝而且很質疑為什麼只不過是阻街便被人斬手掌事情竟鬧得這麼大) 蔚藍天空之下,縱然只有誇張嚇人的傳說,安特衛普卻仍然像童話故事的一樣美麗。 Antigoon, mythical giant. Always take a snap of the Road Sign with joy.

安特衛普(2)-胡亂漫步 / March 2011

手裡面沒有旅行書也沒有旅行指南。 已經開始習慣偏離拿著旅行書或是 lonely planet 的手勢,也離棄了 information desk 或是 tourist centre;愛上胡亂遊蕩的旅遊方式。幾年前的自己或者會問:「我們現在往那裡去?」,現在我們都喜歡左右亂走四處亂闖。到那裡去也沒關係了吧,況且隨便走到那裡我們也並不熟悉,往那裡去對於我們來說都是 surprise 都是經驗。沿著購物大街直闖就是 town centre,附近到處都是可觀性甚高的舊有建築。 這裡劃分成大學區、博物館區等等幾個不同題目的 area;一個個妥善的分區分佈。路牌和指示非常充足,我們把唯一的 google map 都流放在酒店房間,這裡地方大也不擠湧,陽光暖和,無聊漫遊也是賞心樂事。原來往外出走對我來說不是要看最多的風景,外出旅行也許就是為了到一個新鮮的地方去百無聊賴。世界之大,只是為了讓我們知道和明白我們自身的渺小。

安特衛普(1)-重遇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Antwerpen Centraal Station, België. 第一次到比利時是二零零八年夏天,走在 Brussels 的大街上涼風送爽;布魯塞爾最為我熟悉和記得的就是路面不平。那次把星期日留在 Antwerp,那時還不清楚歐洲城市慣例,結果安得衛普像樣地星期天不辦公。商店全關門之下幸而遇上熱鬧的馬拉松比賽,為互不相識的跑手打氣;還在路邊吃著熱騰騰的 waffle 軟雪糕一邊精神支持他們。 出發旅行,已經習慣把 google map 傳送到手機和電腦,列印一個紙本版本就可以了。用原子筆在博物館的位置打一個小叉,帶備身份證、銀行卡和信用卡便可以起行。離開五層的 Antwerpen Centraal Station 後不消五分鐘便到達酒店。安特衛普的火車站已經完全翻新完工,那片古舊的味道仍然保留,廣闊的火車站氣派磅礡。第一天住在 Leonardo Hotel,不知道是他們給我們 upgrade 成 deluxe 套房還是 online booking 的時候已經選擇錯了;結果那個外邊有小花園,房內有個小廳的酒店房間讓我們很 surprise。 走到市中心的附近,拒絕了 veggie pizza 小店的姐姐,選擇了吃麵包和意粉的小咖啡店。在 white/brown/black chocolate 下選了 brown chocolate 為飲品,yummy,用粒粒比利時朱古力沖製而成的 hot chocolate,很喜歡。 Leonardo Hotel, Antwerpen, België. Antwerp First L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