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事件?荷蘭美術館遭詐騙 2400 萬到香港,需歸還涉事畫作嗎?

荷蘭有一位美術館館長早在 2018 就在 Simon Dickinson 看上了 John Constable 的一幅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館方最終支付了 285 萬歐羅買入作品,但賣方說沒有收到錢,兩方因此搞上法庭。我在肺炎肆虐的時期讀到如此激烈的標題,好奇點進去到底是那個美術館搞出這種大頭佛。點擊打開以後發現竟然是 Rijksmuseum Twenthe!我差點情緒失控。對,就是我一直在懷裡從沒放開──要我乘三小時火車上學──住上兩年的荷蘭小小小小小鎮 Enschede 裡面的唯一美術館;沒想到多年沒有見 Twente,要是不上報,一上就這樣。

關於 Rijksmuseum Twenthe,沒變的還有門前的一塊大石頭。

Enschede 裡面的可愛美術館 Rijksmuseum Twenthe。(image via http://uitinenschede.nl/)

美術館與藝術經銷商的羅生門事件

與 Rijksmuseum Twenthe 美術館交易經銷商 Simon Dickinson 擁有 400 年收藏藝術作品的經驗,在英國開業進行藝術交易接近 27 年。年前,Rijksmuseum Twenthe 負責人 Arnoud Odding 在 TEFAF 展上對 John Constable 的作品感興趣。兩方最終竟然在交涉期間被 hackers hijack,以致買方把 285 萬歐羅轉賬到並非由賣方持有的香港戶口,捲入詐騙案。

根據 Bloomberg 報導,美術館現起訴經銷商團隊疏忽以至被黑客盜竊;其代表律師更指對方的交涉人員知道買方與黑客之間的電子郵件,但並無採取任何行動阻止交易;「By saying nothing, they said everything,」,這也是非常真確啊!但賣方指美術館在匯出款項以前就應該先確認銀行賬戶是否合法。雙方現正互相指責是對方遭到黑客入侵。

賣方沒收到錢,當然告上法庭;但美術館因為已經付過錢了,也就堅持不交回畫作。現在 Rijksmuseum Twenthe 持有作品,並阻止對方將作品賣給其他買家。稍後就由法官權衡誰將擁有這幅作品。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 John Constable (1824).

關於 John Constable 和他的作品

十九世紀英國風景畫家 John Constable 在生的時候總是寂寂無名。生於並不富裕的家庭,愛上青梅竹馬的有錢的千金,對方祖父並不對這對小情人有所認同。幾經波折,妻子娶到了,兩人生下七個小孩,愛人便患上結核病離去。妻子過世前不久,她父親留下兩萬鎊遺產。最終,John Constable 拿著錢選了幾張風景畫出版,不過並沒有得到觀眾認同,也沒有為他帶來金錢上的得益或名氣。妻子過世後四個月,他終於被 Royal Academy 選中為訪問畫家;他在那裡受課並讓他獲得學生們的歡迎。可惜的是,他後來走上那條比較順利的路,他的愛人都無辦法看得見。跟很多其他畫家一樣,他的名聲和人氣都在離世後才真正浮現。

這次的涉事作品 ‘A View of Hampstead Heath: Child’s Hill, Harrow in the Distance’,在 1824 年創作,當年他 48 歲。1824 年算是 John Constable 人生裡面比較好過的日子,當時妻子還在生,也在這年被選中成為 Associate of the Royal Academy 一員。同年另一幅 ‘The Hay Wain’ (1821) 被 Théodore Géricault 讚美兼買下,其後在更 Paris Salon 展出並贏了一個金牌。

最近更新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Netflix《生路》逃出危城:戰鬥民族末日逃亡,渣男與心機婊連綿不斷的倫理對峙

開初我抱著平常心點開,往後卻愈看愈驚喜;看到半路發現它還在 2019 年的康城國際電視節 CannesSeries 提名最佳影集。表面上是一套末日喪屍橫行的恐佈片,實際上卻是一套單純的人際關係倫理劇。喪屍恐怖畫面不多,但血腥、暴力、喪心病狂的打鬥、全床裸上陣的俄羅斯姑娘、性愛畫面一應俱全。要不是單純想要看 zombie 狂襲一味跑跑逃逃的刺激畫面,劇中的絕望人性顯真章的故事也非常引人入勝。

用旅客方式遊覽,漢堡十號碼頭超狂的必吃名物:北海蝦漢堡

十號碼頭這一檔可是說是人氣最高的魚麵包店,餐牌上一共有十款魚食麵包。我們是衝著 Nordseekrabben 北海蝦而來,說來介慚愧的是北海蝦就吃多了,身為漢堡名物的北海蝦麵包竟然一次都沒吃過。

Netflix《神棄之地》世界把你傷害得七勞八損,你還在那荒蕪的內心裡喪失了自己

幾張大明星王牌的堆砌下,《神棄之地》寫的是一個信仰扭曲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狂熱講道的傳教士、信仰扭曲的士兵、疾病和死亡、艱難困苦生活、邪念的牧師交織的故事。出於信仰的極端犧牲,以及曲折的命運背景,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一天的正確打開方式,土耳其早餐火力全開!

慢慢我們聊起不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圍繞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例如她可以說起很長篇令我嘆為觀止的伊斯坦堡歷史。她觀察力很強,班上沒有能逃得開她注意力的事情。我們聊起土其奇菜,她說無論我如何揀飲擇食都一定要試 Turkish Breakfast。

Related Articles

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攻擊:柏林博物館島被襲,超過 70 件藝術品被噴上油性液體

被喻為「新 Tate Modern」的新美術館正在蓄勢待發,芬蘭市政府預算在未來十年,把當地的燃煤電廠改成巨大的藝術文化中心,還會把市內最大型的赫爾辛基美術館搬過去。

漢堡天陰讓我只想穿全黑大風衣戴帽子!Arket 萬年款換季減價入手好時機!

秋天很好,只不過有點太短。擁有一半時候狂風寒凍的漢堡,大家應對的辦法都是堅硬的皮鞋,不透風的外套,和無時無刻都帶上可以遮陽光擋風雨的帽子。偶爾感到懶惰,或是在雨天那片灰階的天空沒有勾起我的精神,我都喜歡穿一件把身貉覆蓋的長身外套出門。

意大利品牌回收膠樽再造防水包,iamsy 讀者福利:郵差包贈獎

環保由生活做起,自備杯子在漢堡已經非常普遍;要不然喝飲料不用膠管,買咖啡不要蓋,盡量減廢也沒有太大難度。購買細心觀察材料和來源也是我近來學會的事務,在能力範圍內支持可持續發展,或是投資真的可以一直使用很久的項目。

在 IG 收穫一萬關注的 COS 包包,換秋後把這朵雲隨身攜帶吧!

這星期在 COS 上架,單是放過看過去已經讓人愛不釋手的是這像雲朵一樣的單肩包包。以 XL 加大碼姿態出現,配合凹凹凸凸的 texture 和漲卜卜的 volume,一秒就把我收服順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