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jamming: White Line on Black by Sophia CH.

已經很久沒有踫顏料了!小時候就在家裡的小小畫板上胡亂地添上油彩,做出那些沒人看得懂的怪物作品;長大了一點就在宣紙上簡單地做出水墨畫,起碼簡單的線條讓我畫出實物。在荷蘭的家比較喜歡玩水彩,容易收拾也較方便;回到香港又發覺自己的閒情逸致都好像被城市吃掉了。Atsuro Tayama 生喜歡畫畫,就在 Atsuro Tayama Spring Summer 2012 collection preview 那天給我們準備了一個讓畫意大發的活動。Atsuro Tayama 就在旁邊,我們就在他的前面--盡顯自己的不足(當然,Atsuro Tayama 絕對不會在乎我們胡亂的創作啦)。

毫無心理預備之下的創作似乎更能帶來興奮的感覺,雖然沒有english tea 和平靜的心,一邊喝著橙汁一邊畫畫一樣開心。心裡只想著的和那次 MONKI Soap Making 一樣的黑色。很久沒有拿起畫具了!

關於這次 workshop:artjamming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唱片|我的六年前後:《Life Among the Savages》by Papercuts (12 May 2014)

男孩長得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卻曲風是。可是是怎樣的風曲呢,是不是那有這一類型我都同樣喜歡呢;又好像不是。要怎麼說好呢,就是他就算長得不合心意卻仍然能讓我動情,還唱著我喜歡的一種風式的一類關係吧。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