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 刮風/颱風:
    忽然好想念騎樓無窗,刮起颱風時會將東西吹倒的日子。大風時木門會搖搖搖嘭嘭嘭,起勁的起勁,雖說好麻煩但是蠻好玩。這邊沒颱風,最近有點涼意,太陽在的時候三十度,起雲的時候二十度;風沒有荷蘭那邊強大,倒是正常天氣。
  • 他們吃兔肉:
    他們吃兔肉!其實我看他們吃兔也就等於吃素的人看我吃牛一樣,自己也是個吃肉的人,本就不應太驚小怪。只是,不知從那時開始特別喜歡兔子的我(其實只不過是喜歡卡通兔子);覺得吃兔彷彿就特別殘忍。也想起很多年前,只養過的小兔結下那很短暫的緣份。然後,每次在餐廳點餐的時候都要份外小心,格外留神。
  • 地產霸權:
    那都不只是香港才發生的事。牛津裡歷史悠久的 Covent Market 都遭遇相同扼運。那裡全部都是小店,紛紛都被迫遷。那個小街市其實每天都人頭湧湧,只是別人的眼裡看到的是更大的黃金,其他的故事彷彿都沒意義了。
  • 小草:
    這邊有很多被修成球狀的小草;我特別喜歡。我忽然好想下星期來修草的園丁先生可以將家外的草牆修成人家圓圓的模樣。那就成了我心裡最可愛的裝飾品。
  • 掛號信:
    受不了英國的郵寄服務。從香港寄來的掛號信件,竟然可以送到同一條街的另一個地方去。啊,那是掛-號-信啊,需要簽收的一種。平日將信亂投我也可以隻眼開隻眼閉,可是這是重要信件。要不是友好的鄰居拍門把信送回,那我從香港寄來的新信用卡就從此失蹤。
  • 雙重認證:
    銀行的雙重認證的小機出了問題,登入不了。致電到客務,他們把我當成不懂得用電腦的人逐步逐步來教導。我重申,我很清楚是小機和戶口的配合有問題,因為小機的數字無論輸入幾多次都被指為認證出錯。他最終接受了我的看法,重新將我的戶口與小機連接;沒事了。
  • 電話月費計劃:
    剛撥號到香港將雙重認證小機的事辦理好,就順道致電手機服務公司。我說手機的上網服務通通我都不需要,只保留號碼和漫遊就好。非常爽快的服務員二話不說就將手續辦好,比我想像中還要方便快捷。而我在這邊的手機電話號早就廢置了,倒是沒有用處;反正上網發訊息,用網絡打電話也夠方便。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Sophia CH.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