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我只想回去

或者,我時常來凋零的角落尋求改變。而且,我覺得那是必須要的。正如,我常常不太落魄地認為,只有灰色的真實才感給予或滿足抒發的必要。或者你根本都不明白,也許我自己都不明白。但就只有由衷的洗滌自己的心靈與內在,才可以抹去那份沾回來的塵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