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普羅米修斯的七宗罪:《Prometheus》 (2012)

IMDb Rating: Ratings: 7.3/10 from 175,963 users

我總是不愛看電影預告片,每次總是茫無頭緒的進入狀態。沒有預想,也沒有框框;減省失望的可能。很多人也在說 Prometheus 有不少讓人質疑的缺口,叫人犯駁的位置頗多。雖然我也有過疑問的時候,不過駁咀過後仍然一樣覺得也不枉一看,也夠 okay 了吧。

事前一直都不清楚 Prometheus 的意義,從字面看就是希臘神畫中的某些角色;所以我一直還以為那將會是某個強大主角的名字。結果,有份跟 Athena 一起創造人類的 Prometheus(Prometheus 神話),其實是那艘從地球飛去外太空的飛行船。

對我來說,《普羅米修斯》最少起碼有七宗罪:

  1. 其實不需要知道出發的原因,團在一起被飛出去就好了
    一班各有所長的專家同步被冰凍長眠兩年隨太空飛行船來到未知的星球,還要在到埗前席醒來活化長眠過的肌肉的時候才被告知被選中的目的。給我的感覺就是被挑成白老鼠去醫學院試新藥、又或者參加了某些秘密實驗。很多人說這個太可笑,不過我覺得,這種秘密行動就是要大家不太清楚的情況進行才是最少(事前)磨擦的可能。
  2. 考古女生的無窮力氣無限勇氣
    女主角 Dr. Shaw 本來就是個手無寸鐵的女人,降落異星球的時候還跟同伴說不要帶武器,因為這乃是科學採訪;結果一整套電影之中最強悍的就是她。拿幾支麻醉藥來打胎,面對怪胎的勇氣、基本上明白整個地方只死剩她一個人地球人的時候還一樣有種懾人氣勢。才剛剛避得過那個巨人 Engineer 又要跟只餘下一個頭可活的機械人一起去不知明星球問過到底。那種打爛沙盤問到篤的性格真是無人能及,就連人造人也對她的勇往直前提出質疑,她掛上十字架就上了。我差點撫心自問那尋根決心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說是人類的本性。
  3. 人性就是矛盾到極點的了吧
    當中有兩個九唔搭八臨場才發瘋怕到要離隊的人真是天性矛盾難自棄;如果給我遇上那種不敢面對的未知我想我很大可能也要拉住大團隊的衫尾,沒信心走回飛行船的話就不會敢離行折返。但他們大無畏兩個人打算走回去是因為他們有個是測地形的專家吧,結果竟然會蕩失路,我唯有說他們兩個太緊張。不過我又沒有質疑為什麼他會忽然大膽地對那條透明白色蛇狀的東西有興趣,那種什麼什麼學家嘛,總是會覺得這種那種從未出現過的東西 beautiful 吧。我只好承認那是矛盾到極點的怪人吧。
  4. 死了也沒相干的過眼雲煙
    Dr. Holloway 就是那種很輕佻自信的人,似乎本身會是其中一個主角的他表現平平。除了大膽摘下頭盔、不肖 David 的存在和勇敢地面對死亡,以及他是異形的曾經寄存體以外;我對他似乎都沒有什麼引象。
  5. 始終都要走回機械人有自身感受的一條道路
    人造人 David 是我覺得最有表現的個體。身為機械人的 David 雖然不會有人類的七色六慾的感受,但他總是著力的模仿他的創作者-人類。Dr. Shaw 要研究他們的 Engineer,要了解他們;角色設定將身為機械人的 David 加了人性和好奇,模仿人類對 Engineer 的好奇,就唯有拿了 Dr. Holloway 來做實驗。人類覺得自己可以研究自己的創造者的同時,David 拿 Dr. Holloway 來做實驗也著實不為過吧。最後還因為巨人 Engineer 的對待而忽然反轉來要成為拯救地球人的勇者,見 Dr. Shaw 沒死還懂得哭起上來;電影也重回科幻片裡人造人自己有自己個性的慣性情節。
  6. 總是要找機個有大無畏精神的人亂糟糟地犧牲一下
    Caption 連同兩個人又忽然因為那句「If we don’t stop it, there won’t be any home to go back to!」變得超凡勇敢,將飛行船變身炸彈飛撞到那個 2000 年前做出來的馬蹄宇宙船。雖然大馬蹄飛不到去地球,不過仍然絲毫無損地滾動於荒蕪當中,壓死了一直以來最怕死的一個。又乃是因為它是馬蹄形狀;所以,又壓不到滿身是傷的那個。
  7. 似乎你們都完全沒有存在感
    其他人就似乎若有若無地擦身而過又不帶半點哀傷地存在過一剎吧。

雖然奇怪搞笑,不過我選擇接受將時間設定到未來所發生的奇異事情。撇開犯駁的地方,其實緊張刺激並重,畫面和音響效果有水準;也算是可以一看的選擇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06 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

這些年來你都被這樣不上不下的關係弄得粉身碎骨,心裡下了一場一千多天沒停止過的大雨;沖走了心裡所有能帶出反應的份子,卻沒有帶走滴答心裡的回憶。那個不明白你的人,離開了你的生活。你感到悲哀,卻沒有有能力挽救(或沒有挽救的可能)。你慢慢發現生活只是一面不完全的鏡子,你拼了命去找尋你想要看到的東西;徒勞,卻無功。你明白世界的運作,就像年紀小的時候你尋找你心愛的鉛筆一樣,拼上了所有幹勁和力氣,都無法在未知的角落把它找出來;然而,在你決定放棄,不再糾纏的時候;它總是靜靜的在某個地方守候著你。 為了跟從不可靠的理論,你在宇宙裡裝作一顆毫不在意結果的細沙,浸泡在茫茫的深海之中,下沉也好上浮也好;都不介意。你清楚,只要你再不執著於一點,那一點就會出現。你翻開每個書架裡的每一本書,你呼吸每個角落的氧氣;你拼了命的放棄,使勁的放棄;裝作若無其事,裝成沒相干的樣子。你裝作粉碎了所有渴望,你落力嘗試尋找消極對抗的辦法。 然後,你踫上了許多許多人;你妄想只要你在想念別人,他就會想念你。可是,他都沒有。然後,你想起他跟你說過,覺得悲傷的時候記得要去找他。可是,你也懂得,這些說話都像發黃就掉了葉子;被大風吹倒了的以後誰都不願意拾起。你拿著話筒抖動著那撥號的勇氣,你覺得你就連說想念的資格都一早掉了。 他都記不起你了;所以,你就連表達自己的勇氣都失去了。 只有在半夢半醒的時候,你拿著喝不完的酒哼著一首首不熟識的歌。你想要誰批准你擁有掛念的資格,你想要誰來告訴你一個可行的辦法。擠在堵塞的道路前妄想可以有跨過的可能,那怕就是一千零一次的機會;你都不想錯過,再不想錯過。你就是想尋找可以擺脫命運捉弄你的正確途徑;你偶爾再看到卞之琳;你都不求什麼,你只願意有天能裝飾明月的夢。現實的抑制太多,你以為你可以利用醉酒的感覺跟寂寞當歌。 然後某天雨停了,發現圍場倒了。推倒了的城堡就是推倒了的城堡,在敗壞的瓦礫之根本就沒有拯救重生的可能(至少,你的一雙手沒有)。你以為壓抑著你的想念,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能裝得出一副冷漠;你以為這副冷漠可以換來一絲希祈。可是你要找的人都沒注視你,浸沒了紅海沒有打通一條讓你走回去的道路。 最終你發現,你想拯救被你推倒的城堡,他想救活他親手推倒的另一個。我們都不過是普通人;你在樓上裝作冷漠的看他,他只顧橋上裝成若無其事的看風景。 Source of Inspiration:《斷章》、《百年孤寂》 延伸閱讀: “Les...
Read More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