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物推薦|神級好卸落妝濕紙巾:Johnson’s Face Care

以往很少用卸妝濕紙巾,通常這些 makeup remover wipes 只會在旅行時大派用場,貪它過關不用拿出來也免去 100ml 容量限制,重點是很多時候可去減省行李箱負擔,到旅行當地才買。

後來我還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在上妝的時候手背盛著的粉底拿張 wipes 就抹乾淨了;超方便。剛過去那冬天回港的那段日子,我差不多用遍了市面上買得到的卸妝濕紙巾。沒料到回到英國後記掛著的是找遍了英國的 BOOTS 都找不到卻輕鬆可以在香港 Mannings 買得到的 Neutrogena Cleaning Wipes(那時挑 Neutrogena 也是因為嫲嫲叫我試的啊),無論是 NARS 的眼線筆或是我一直最喜歡用的 HR 眼線膠都一樣輕鬆卸下。

回來以後找不到 Neutrogena,就當然急求代替品(因為我竟然忘了要去 Thann 入貨,Thann 的 cleaning oil 又溫和又好卸是我的最愛)。結果在這邊又多試了幾個香港沒有的大品牌;千萬沒料到,試來試去,最好卸的 wipes 就是 Johnson’s Face Care!某幾個大品牌要用兩、三張才卸得清乾的眼卸面卸(有時一不留心,洗臉以後也看到眼睛周圍的淡淡的黑色圈圈),Johnson’s 一張就完事。那些家傳戶曉的老舊街坊品牌的實用性,絕對不容忽視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20130411 逸事

-有些話繞繫心中,久久都沒有褪去;或者有時候我們都給予自己太大自由,覺得生命是漫長又沒止息的,便放任自己將計劃慢條斯理的一直拖下去。老師真誠地說過,長篇總能寫的,一直寫就成。現在最重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讓靈感忽然的飆出,然後用紙筆記下來。點點滴滴的累積,豐富小說的內容,讓劇情自然地流動下去。極短篇變成短篇,短篇化作長篇。而我竟然開始寫成奇怪的小說,變形的小說;又或那裡是個將秘密鍊成的奇怪地方;那些故事既荒謬又真實。 -我永遠無辦法決定什麼是應該丟掉的垃圾,什麼是應該留下來的珍品。或是就在丟掉了的以後才去把自己恨之入骨,又或者將事物留下來以後才忽然覺得毫無用處。檯面無數聽了一遍就掉在一邊的唱片,買回來而沒看的 DVD;對比那種回憶裡很有味道的電影,那些在 live 聽過而在 youtube 再找不到的版本。 -你曾經對誰唱過那一支歌,音樂響起那些讓你欲斷腸的節奏;那些用生命都無法定義的過程和結局。你把東西和情感都遺留在那裡。有時我會做快樂的夢,有時我會做傷感的夢。有時候你拉著我的手走過最普遍的大氣最不起眼的大地;有時你離開我很遠很遠都數算不到比那裡更遠。 -我說:那個叫傷口的地方,總會結痂蛻皮的。 -好朋友要到緬甸拍四天旅遊特輯,忽然連我也覺得好期待。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