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賣走,可能無法再次擁有!美術館界決定開綠燈容許賣館藏套現求存

很難想像一直藏在館裡,以為會直到永遠的藏品可能在拍賣後變成不再公開露面的私有物。

美術館的收藏背後往往是天文數字的銀碼,保安員看守、溫度計和濕度平衡、專人打理翻新和照料。站在劃好的線條前面的至少距離,還至少隔著一塊玻璃。每個大型美術館都坐擁令人羨慕的資產,但在疫情底下實在難免避得開打擊;就像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花了幾年時間準備的150周年企劃只能取消,幾多心血因此化為污有。在經濟打擊下,美術館在無法開門的情況下踏入預算赤字的恐慌當中,在考考慮減省人手的同時,更可能要指賣藝術品套現。

Georgia O’Keeffe 的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 在 2015 年五月由 Georgia O’Keeffe Museum 於蘇富比以 4400 萬美金拍價實出。

容許美術館出售藏品套現

以將藝術品出售是獲得快速收益的最快捷辦法,但美術館界一直嚴格控制美術館館方永久收藏系列的出售情況,其中一條就是:即便從永久收藏中出售藝術品籌集資金亦不得用於一般運營。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博物館館長組成的強大的 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 長期以來極為藐視對任何為了引入新藝術品而出售藝術品的以外的拍賣行為。曾經有博物館出售作品以籌集資金進行翻新而被公開譴責和制裁以及公眾羞辱。

華盛頓郵報報導指,就肺炎肆虐的影響下,館長協會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舉動──暫時放寬館藏出售的尺度。

破鏡難圓,覆水難收

這在藝術界來說可以是重大的新聞,我們過去可能完全無法想像美術館有可能要賣掉梵高的《The Starry Night》來填補預算或跨過面臨的財務危機。很清楚的事實是,你可以想像賣掉梵高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若然要再買回來卻是相當困難。美術在肺炎爆發過開始閉館,門票收入沒有了,museum shop 的零售收入也蒸發歸零,經濟大受打擊的情況下捐款的額度大幅下降;出售館藏套現更是讓坊間清楚美術館現在處身何等艱苦的處境。

修訂放寬後,任何決定使用基金,信託等為一般運營費用的美術館都不會受到譴責或制裁,從而讓館方在不確定的經濟環境中在財務上獲得更大的靈活性;其次(但最重要的)是可以賣掉藏品得以持續營運的可能。這樣雖然並不是為了激勵藝術品銷售,但究實上無異如此。

images: MoMA, sothebys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