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推薦] 紐約街頭犯罪風景的遊吟詩人 Lawrence Block 新作《數湯匙的賊》

《數湯匙的賊》The Burglar Who Counted the Spoons
| 出版社:臉譜 | ISBN:9789862354087 | 出版日期:2015/01/08 |

關於《數湯匙的賊》的故事,我或者會這樣說:柏尼的二手書店一直在賣書相安無事,跟朋友和小貓成為友好的三角(絕對平靜的生活日常),吃吃對面街常易手的食肆,夜晚就去喝酒。某日書店忽然出現一名神秘訪客,以高價請他去一間博物館去偷《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首稿;這對他來說都只不過是很細碎的輕鬆事。後來對面街一單盜竊兇殺案、一個刺青女孩在他的書店買下 kindle 電子書、一個絕對能夠成為他愛人卻不願意跟他發展下去的一夜情情人以及神秘訪客再要他去偷豪宅裡的一支銀匙……把故事和人生一直延續下去。

一邊喝咖啡一邊曬大太陽,卻沒辦法以正常速度去讀完這本書。起初我承認自己不太習慣這種風格的翻譯(看慣了台灣版本的翻譯,這種帶點中國色彩的文筆起初真是讓人覺得有點難受,不過後來是個大逆轉),後來卻又覺得另類的翻譯卻又給我另一種新鮮感(總是要花時間從面對抗拒才學懂會接受吧,每一次都還好沒放棄)。精彩絕倫的小花邊(無論是信息量和背景都讓人看得發亮),一邊讀一邊學習書外的書一邊面對懸疑的兇案以及無辦法抓得著的感情線索(我最喜歡主角的個性)。小說主角是個淡淡然的大男孩,要是他學會對感情事務如偷竊或書店一樣捉得緊實一點,或者他也不再會單身一人。讓我抄錄一小段吧,你會更了解他的:

她那廂沒在閱讀普魯斯特的時候,我這邊則是忙著沒在發展有意義的男女關係。
實話一句:我已經放棄了。幾個月來我都在跟同一個女人約會,而且我們也已經進行到雙方都在對方的公寓留下幾件衣服的階段。我開始想著,如果我們乾脆奮不顧身開始同居的話,不知下場會是如何,然後有一天她卻突然宣布說,她的公司打算把她調到倫敦。

「哇,」我說。
「我沒講話,」她說:「因為我不確定我想不想外調,不過那是大步高升,而如果拒絕的話,就等於降了不知多少級。」
我是可以說個什麼。譬如說一聲別走吧。說一聲留下來跟我結婚吧。或者我一直都想到倫敦住住看。 不過我只是說:嗯,聽起來是個大好機會。我會想你的,凱蘿。」
「我也會很想你,柏尼,而且你知道,如果哪天你去倫敦的話……」
「我一定會 knock you up。」
她看著我,一臉窘狀,於是我便解釋說這在英式英語裡的意思是我會打電話給你。不過就是因為我還需要解釋,所以老實說,分手帶給我的痛苦倒是少了一些。

一個如此這般的大男孩,一種把悲哀埋在心裡的演繹;賺下我心裡的不少分數。

話說回來,拿起《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Lawrence Block(勞倫斯 • 卜洛克)的書,很大原因是因為它拿下過愛倫坡獎終身大師獎。那時候在荷蘭上大學,第一個一讀就被迷倒的就是 Allan Poe。愛倫坡獎終身大師獎是 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 自 1964 以美國著名推理小說作家愛倫 • 坡命名頒發給小說、電影、電視等的獎項。頭頂Allan Poe 的光環,技術層面也不會叫人失望吧。Lawrence Block 憑《屠宰場之舞》(A Dance at the Slaughterhouse) 於 1992 拿下該獎,也成為享譽世界的美國偵探小說大師、描寫紐約街頭犯罪風景的遊吟詩人。《數湯匙的賊》是雅賊系列最新一部長篇小說,雅賊系列又稱為柏尼•羅登拔(Bernie Rhodenbarr)系列,一直以雅賊書店主人兼小偷柏尼為主線貫穿十一本小說,由 1977 寫到 2013。如果你打算開始讀 Lawrence Block,就要有心理準備要掉進萬丈深淵。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下落不明(1)

一、 我一直都深信,世界上的事情都是重複著發生;也許是被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深深影響,我無辦法糾正這個無聊空想。每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怨侶,總有某些人對某些人苦苦哀求一份愛戀,乞討著一點一滴的同情憐愛;雖然還沒有人能搞得清楚那種施捨還他媽的算不算是愛的一種。 簡柏謙現在過得好不好,我都不再清楚。 電視劇的女主角收到男主角發出的短訊,問她:你在做什麼。我的大腦像是一個圖書館資料庫一樣翻出折騰了很多篇卻被埋在山谷底部的老舊片段。回憶就像是一張老掉牙的牆身,漸漸的剝落;由於那些事情沒有再發生了,老舊的臉已經沒有再見,發黃的記憶褪色了變成地上的碎片。忽然跳出來的是我跟簡柏謙初相識的畫面,相識的階段總是會收到試探的訊號。及後我們相親相愛,拉手、上街、兩個人喝一瓶橙汁、看星星、躺在一起聊天說地;隨後我們分開了,他還怎會再想知道我在做什麼。 那個時候是這樣的,簡柏謙是我朋友的朋友。不知怎樣地就混在一起吃飯,再過幾天給我發短訊,輾轉展開我們兩個的小約會。身為一個慢熱的人,那個時候我還不清楚他對我真的有意思。因為當時,簡柏謙已經有一個女朋友。他當然理直氣壯的說他已經不再愛她,更說只不過是她那種瘋瘋癲癲的個性才害他不敢提出要分開一下。他說我的出現成就了一個讓他有了一個明確的分手動機,明白自己不能再跟一個不愛的女人走在一起。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