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響徹整條大道才是皇道 週日恰巧鑽進牛津Carnival

上星期在路邊的小牌看到了 7月 5日是 Alice Day,7月 6日就是 Carnival。不看童話如我,實在對愛麗絲日毫無興趣。5日那天陰晴不定還下了一場雨,雨後我們走路下山到意大利小吃店打算買 tiramisu 卻吃閉門羹。World Cup 開鑼以後凡是有比賽的日子,他們都會在大門掛著一個 “Come Back at 5pm” 的牌;可是我們 5pm 也要去看足球啊怎來買蛋糕。

6日那天天朗氣清,本來打算隨便喝杯咖啡四處走走。途中才忽然決定前往 Cowley Road 的 Carnival。如果不是身邊的他問我要不要到那裡走走,想必定會錯過這個可愛的嘉年華。嘉年華嘛,我就只到過 London 的那個 Winter Wonderland(按此回到過去);啊,當然還有從前在荷蘭 Enschede 逛過的小型 festival 吧。腦海裡記得香港以前有個啟德繽紛嘉年華,開了幾年我卻一直沒去過;打算去的一年卻沒開成-啊當年爛尾啊爛尾-。我想我這可算是天煞一副命克 Carnival 吧。

沒料到 Oxford 這個小城很細很細的一個貌似只有一條大路的 area 竟然開了一個音樂強大又熱烈的嘉年華;音樂瘋狂響徹的程度是我想像以外的。Oxford Town Centre 就只剩下來旅遊的遊客,所有本地人都來到 Cowley Road 興高采烈地跳舞,大家都超興奮!我心裡默默地想,假如我知道這是盛大的派對,我一定要穿配合 festival 的 featival 裝束啊,跟大家一起胡亂地跳舞實在很好玩。那些在小店上面的 house,本來是沒有 baconly 的啊,可是人們都跨出窗戶外邊享受音樂。沒想到還可以在一個店頂跨到另一個店頂,如果硬要貼合地形容的話,就是 free running。

在 Cowley Road 裡有間不太起眼的吃雞小店,門口常常坐著一個一頭 dreadlocks feel 卻不是 dreadlocks 的老伯。老伯本身的樣子已經很有戲,每次我路過他都一樣好自我地坐著沒事幹;後來我知道這個 dreadlocks feel 很 hardcore 的老伯其實是小店的老闆;據說報紙有寫就連 Lady Gaga 也來這裡吃飯(我得知的時候 shock 的程度有十個,那是光看外邊不能讓你相信的事實)。所以,這次的 festival 主打是 Music Venue 當然少不了這個 hardcore 吃雞店。超大聲的音樂,超有 feel 的 rapper。

另外,就連教堂外邊都有特別的音樂小隊駐守,不過他們唱或 rap 的 dirty words 好像跟背景裡的 Church 有點格格不入(應該說是沒有規定信教者不能說粗言穢語的吧?)。有一個賣食物穿圍裙的大媽走上前,想要他們降低聲浪。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 The Music Box 的特派表演,那平凡年齡值很大的樂團主唱是個非常年青的男孩。我一直覺得玩音樂的事沒分年紀、種族和性別,所以每每看到樂團 range 很大才是正偵;絕對很狂野很抵讚。我還拍了一個極短短片(按這裡到 instagram),當中那長髮飄飄的男生超級像電影裡 high school 裡音樂感滿瀉大男孩的那種人啊。

整條街道的小店都在熱烈地營業(差點想要用叫賣來形容),他們全部都跑出來外置在門店前的空地(全部店裡都沒有人)。我終於踫上了正在營業的意大利吃店,買來用小透明膠盒裝載的 tiramisu;跟所有在 carnival 街頭吃東西的人們一起在路的一邊不停的吃著吃著。這所 tiramisu 小吃店跟從前在丹麥踫上過的很像樣,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或者是那年在那邊吃的太好吃了,現在都找不到那種滋味(剛發覺自己沒有在這裡 upload 那年遊記,為了我這 control freak 想要有的完整紀錄,我必須快點補回才成)。

這次的 carnival 雖然不是大賣機動遊戲的款式,也不像荷蘭一樣有騎自行車的警察和救護員穿插當中;但一樣很有氣氛。這個 weekend 真是超讚的啊!當晚也就是一秒入睡的狀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