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莎拉 2|揭開隱藏兩重人格、兇手認罪、始作佣者卻未知是誰 (Netflix)

《誰殺了莎拉》在市面上擁有超多的討論和評價,多數都對謎一般的『誰是真兇』作出強烈盤旋和猜度。可是我這種麻煩觀眾總是對『非常尷尬的人物選擇和劇情進展』嗤之以鼻,卻又要邊嫌棄邊繼續。

第二聲響鈴|你獲得第二人生,還會選擇做小天使嗎?(Netflix)

好像好久沒有那麼期待一套劇本的上場,疲情下我能看的都看了一遍,不能看的都勉強看完。雜食 Netflix 的性格下啃了不少硬骨頭,只是沒想到我把喜歡的導演的新作評至中規中矩的一列。喜好真的極其 personal 的事情,隨著《第二聲響鈴》愈打愈高的分數,我反倒是帶點失望離場。

誰殺了莎拉|18年後再復仇,關係錯綜複雜狗血不堪?(Netflix)

在與《貝克街游擊隊》二選一的情況下我選擇這個。另一套是類近福爾摩斯的英劇不是我所好,不如就轉看西班牙的懸疑片。事先聲明我只能給予合格的水平(但女主超漂亮),甚至不會想要推薦別人點開;但我卻是聽到第二季會在五月開播的時候還會想要繼續看,全因為我想知道這麼狗血不堪的奇怪故事會落得一個怎樣的收尾。

超級英雄謀殺案|追漫畫的發夢傢伙不一定比你差,結局墜入大陷阱 (Netflix)

八月底翻來一套《超級英雄謀殺案》(Unknown Origins / Secret Origins),一貫西劇無可擋的吸引力,我還是被引到了。個半小時的超級英雄喜劇,圍繞對 superhero 無感的男主起行。電影把沉醉漫畫的宅文化描寫得非常現實,而在現實的環境裡還揭開了平日表面的 stereotype,對世俗的負面觀念作出平反。

Netflix《新死亡片場》後篇:末日組隊共享命運,為求利益出賣信任 [S1/E6-E10]

後半部阿媽的戲不多但算是打動到我內心深處,差點哭出來了。隨後往外擴展,外邊求住的人潮一批一批而至;與此同時主角們要抵住堡壘的壓力愈來愈大。在關係到你死我亡的求生過程,總會出現只講求利益好處的人。喪屍圍城,真實的人生跟每集公投 OUT 走一個人的《Olimpo》一樣嘔心一樣cliché。

Netflix《新死亡片場》前後五集各自為政,前篇:喪屍湧入電視台,極現實悲劇直播 [S1/E1-E5]

《新死亡片場》前五集複製《死亡片場》,據指複製完整度相當高;後五集是巴西翻版後加上的延續故事,是全新創作的劇本。我認為上下兩部,其實就彷如兩季,縱然人物上有相連之處,時間線亦是直線連接,但顯然可以分成兩個部分收看。

新死亡片場|喪屍片場,真人騷被困廠景成為唯一倖存者 (Netflix)

COVID-19 在全球蔓延之際,德國版的《Big Brother》已經開拍,真人騷的參賽者在德國 lockdown 以前就進入了廠景拍攝。電視台一直遵守《Big Brother》的規定,沒有向他們透露外邊的情況。

紙房子 4|出事少女 Tokyo、幾近團滅的艱難時刻、4大來季高潮 (Netflix)

上回合 Prof. 的超級盜賊團已經成功入駐西班牙銀行,帶著抗爭起義的共同感情,銀行外圍觀的粉絲就像屏幕前的我們。一班惡匪打劫銀行為掩眼法打出挑戰體制的劇本,心地善良在重要時刻必有憐憫之心的匪徒往往比硬著心腸持勢凌人打著為人民服務旗號的公僕更得人心,讓那 Rebel 的旗幟穿梭我們的心。

菁英殺機 3 (名校風暴)|從引發共嗚到獲得啟發,寫下圍繞生命的各種掙扎 (Netflix)

今年來到第3季,青春高校又死一人,觀眾又可以觀摩關係七國咁亂的少年們如何驚魂動魄的面對另一次的生命喪失;從學生關係寫到對社會的控訴,《菁英殺機》憑校園兇案擴展到家庭和社會層面。

我的家|失業變窮找工作失敗,拿鎖匙回舊居偷窺新租客私生活 (Netflix)

每當 Netflix 有西班牙 thriller 上架,我都是咬牙切齒式的期待;可能是我 cliché,我往往喜歡西班牙懸疑片後尾出現的反轉。在期待有反轉和沒反轉的過程看得牙痕心癢,也算是一種痛快。

絕命大平台 (飢餓鬥室)|吃別人渣滓還是成為渣滓,在被動世界如何主動談改變 (Netflix)

等了大半個月,《飢餓鬥室》終於在 Netflix 上架;這種單一場景的人性鬥爭,無論是外在對敵或是自我審判,我都覺得花在《飢餓鬥窒》這個半小時非常值得。

Netflix《我的鄰居是超級英雄》:廢物男主成長日記 (新春假期必看喜劇)

以我超—極—怪的品味判斷,年初假期最適合收看的開心喜劇,必然是這套每集 30 分鐘、我非常用力向大家推薦的:《我的鄰居是超級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