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戰士|女主內心獨白可能比安眠書店的 Joe 的還要多 (Netflix)

《修女戰士》上架的時候我就急不及待開來看了,那個時候還是穿外套的日子。這可以算是七月第一套落入暑假開場的 Netflix 改篇劇集,當時抱著消磨時間的心態翻來。開場女主角臉蛋漂亮精緻,矯小可愛的比例,爽朗的設定,配一把硬朗屈強的聲線,讓她不會落入被女生討厭的類型;整個配套中上,讓我滿是期待。

南極兇案|狠人殺:白天裝好人搞誤導,入夜後逐個殺掉 (劇終) [S1/E5E6] (HBO)

《南極兇案》的結局來了,面對煞科戲有點緊張,因為我終於可以知道誰千里遙遙的山長水遠來到南極殺人了。結局的反轉有種似曾相識,說到底,《南極兇案》的團隊就是西班牙電影《我的家》寫手 David Pastor、Àlex Pastor;那種為求目的不惜一切殺人的故事還是很到肉的。

末日列車|優柔寡斷害死人,火車上的哈姆雷特 [S1/E9E10] 季終 (Netflix)

最後兩集一次過把最不穩定的因子燒起來,比前八集的節奏要快很多。若然一早訂成6集一季的比例,可能用緊鑼密鼓的節奏束起流氓神探沒說服力的演技,也能把列車包裝得更華麗一點。

南極兇案|兇手是其次,為什麼殺人才是重點 [S1/E4] (HBO)

《南極兇案》第4集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最尾的手提行李箱)。我們本身主要是在注視誰是兇手這個問題,然後劇情慢慢的把我們拉到為什麼殺人的層面上面去了。

末日列車|如何團結一致使出讓人動容的反擊力量?[S1/E7E8] (Netflix)

最好看的是什麼?是反擊、是置諸死地而後生、是團結的力量、是共同願望的達成、是並列互相鼓勵的勇氣、是不懼怕豁出生命。為什麼《末日列車》來到第8集,能出的盡出以後我還仍然覺得它無辦法把我打動?我把這種情況歸咎於本應身負重任的流氓神探男主角。

南極兇案|羅生門雙方各持理據,誰下毒手?[S1/E3] (HBO)

來到第3集,我覺得可以開始放棄猜猜誰是真兇這個路徑。這個舖陳在密室殺入事件的個案,每集都有一個觀眾猜測以外的突破點,每一集都有新的資訊給你組織和誤導。這一部《南極兇案》看起來有種愈看愈想追的感覺,希望下半部並不會讓我覺得後悔。

闇 (Dark) 第3季結局|我們走在別人所寫的劇本路道 [S3/E8] 劇終 (Netflix)

Jonah 和 Martha 想要獲得成功,因為只有自己寫的劇本才能盡如人(自己的)意。只是有時候我們都明白,終結比較成功來得緊要。

闇 (Dark) 第3季最終季|內心的事情是無法解釋的 第1至8集全 (Netflix)

《闇》Dark 的第3季是亦是完滿整個故事的最終章。從三十三年一個輪流為起點發生的溫登小鎮故事來到結尾,一個又一個錯綜複雜的故事在最終關口前會落得怎樣的下場?兩個世界的接通,埋藏下什麼脆計?

南極兇案|麥田捕手?從黑格爾、尼采到加塞特的哲學書架 [S1/E2] (HBO)

出現《麥田捕手》的時候,就知道誰是殺手了?試刺殺列根和殺死 John Lennon 的兇徒都有一本《麥田捕手》,後者甚至乎是隨身攜帶的地步。上集就在某誰的檯頭出現一本《The Catcher in the Rye》(麥田捕手),真的是在猜猜雌是真兇的路上給出一條重大指示嗎?

Netflix《闇》Dark 第三季:我們最鄙視的往往是與我們最相似的人 [S3/E7]

命運殘酷地欺騙著我們。我們以為自己擁有選擇的權利,最後往往卻走不出自己的步伐,任人取割。到處人們是否擁有自由意志?我們在穿越的德劇裡走到命定論的這一步。

Netflix《闇》Dark 第三季:我知道你很難受,但你會學會放手 [S3/E6]

要 let go 才可以 move on,如果一直停留在原地,就不能前進。《闇》的故事在於一直執著沒辦法作出自己想要的選擇的 Jonah 想要獲得選擇權;而 Martha 卻同樣在命運裡面被迫選擇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