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作業:太宰治《惜別》

我只會說這是一場政治遊戲。就連最後太宰治自白的一頁也沒有太宰治的風格;我武斷的估計,太宰治或者根本都只不過是玩著鬧著寫來滿足要他寫的一方(或者狠一點說:他根本可能並不想寫)。也當然,有可能其實太宰治是擁有我不願意相信的一面。

所說的《惜別》似乎都是黑箱作業,既沒有太宰治的風格,也不知有多少是「參照」魯迅的原形。太宰治給我的感覺是一個連解釋也覺得帶有無力感的憂鬱個體,如果說《人間失格》是他的個人代表;也很能理解為什麼《惜別》完全被遺忘。要在互聯網找到一張 300 pixels 以上的封面很困難;我看的那個版本(2006 年譯本)卻只有找到這個;都足以證明這本書都沒有什麼地位可言。只好把這個當作是同人作品,似乎是某個誰忽爾將嗚門和卡卡西畫成高中生和教師一樣吧。

雖然我還是一樣完整而安好地把整本書看完。

Tags from the story
,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