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劇:喜感滿分的抑鬱大男孩警匪懸疑韓劇《Voice》

好像沒在這裡寫過,其實去年有一段時間我是非常的沉迷於一套韓劇:《Signal》信號 (2016)。那是我去年在大學裡認識的韓國男生因我的電影口味而給我介紹,他的推薦是建基於我所喜歡的《捉迷藏》숨바꼭질 / Hide and Seek – 許政 (2013) 以及《恐怖直播》- 金秉祐 (2013)。結果,我一看就被劇情迷住了。

當然我一開場就是喜歡小白臉年輕的李帝勳 (Je-hoon Lee),但後來我就喜歡上趙震雄 (Jin-woong Jo) 了。Anyway,在《Signal》完結以後我只看過一集《藍色海洋傳說》和一集《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我不是不喜歡看韓劇,只是我壓根就只有看恐 • 怖 • 片種的根性。

直到兩星期前,開展了這套被喻為《Signal》(無線 J2 幾個月前亦有播放,中文譯名為《解碼追兇》)之後最緊張刺激的新作吸引,它就是《Voice》聲命線 (2017)。

《Voice》真是超好看,主張張赫 (Hyuk Jang) 雖然跟先前《Signal》沒有同一種風格的大男人,卻是一擊即中的打倒內心。雖然是警匪片但是喜感滿分,一直看情節抑鬱(男主角在開場就已經要經歷喪妻之痛)卻仍然有笑點。情節緊張又豐富,當然「憑聽力破案」這一點是有帶誇張成份,不過劇集電影感處理得很好,而且故事很有張力;不費分毫就成為我追看的劇集。

註:《Voice》是 OCN 電視台的懸疑警匪原創劇,在韓國創下 OCN 歷來最高收視紀錄,而且收視率還在穩定成長。逢星期六、日播出,截止目前放映到第 4 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下落不明(1)

一、 我一直都深信,世界上的事情都是重複著發生;也許是被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深深影響,我無辦法糾正這個無聊空想。每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怨侶,總有某些人對某些人苦苦哀求一份愛戀,乞討著一點一滴的同情憐愛;雖然還沒有人能搞得清楚那種施捨還他媽的算不算是愛的一種。 簡柏謙現在過得好不好,我都不再清楚。 電視劇的女主角收到男主角發出的短訊,問她:你在做什麼。我的大腦像是一個圖書館資料庫一樣翻出折騰了很多篇卻被埋在山谷底部的老舊片段。回憶就像是一張老掉牙的牆身,漸漸的剝落;由於那些事情沒有再發生了,老舊的臉已經沒有再見,發黃的記憶褪色了變成地上的碎片。忽然跳出來的是我跟簡柏謙初相識的畫面,相識的階段總是會收到試探的訊號。及後我們相親相愛,拉手、上街、兩個人喝一瓶橙汁、看星星、躺在一起聊天說地;隨後我們分開了,他還怎會再想知道我在做什麼。 那個時候是這樣的,簡柏謙是我朋友的朋友。不知怎樣地就混在一起吃飯,再過幾天給我發短訊,輾轉展開我們兩個的小約會。身為一個慢熱的人,那個時候我還不清楚他對我真的有意思。因為當時,簡柏謙已經有一個女朋友。他當然理直氣壯的說他已經不再愛她,更說只不過是她那種瘋瘋癲癲的個性才害他不敢提出要分開一下。他說我的出現成就了一個讓他有了一個明確的分手動機,明白自己不能再跟一個不愛的女人走在一起。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