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條處理上最有感受的啟蒙:Piet Mondrian 從寫實走到抽象之間

Piet Mondrian (1872-1944),荷蘭出生的他一直在巴黎和出生處來來往往;從寫實走到抽象就是真實的一部分。 Piet Mondrian 的四棵樹都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從 1908 年的 Evening, Red Tree 開始,步入初見 Cubist paintings 風格的 The Grey Tree (1912),後來另一棵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以及已經不再像樹(也沒有再以樹來名命的)Tableau No. 2/Composition No. VII (1913);都是一路走來的證據。 Piet Mondrian’s Evening, Red Tree (1908) 起初受梵高影響,投入了當時的 Romantic Dutch landscape 的派系之中,那種十七世紀的風格以紅黃藍為主旨的 Evening, Red Tree 滿是沉屈的味道。看來這都是荷蘭畫家畫大自然的風格特徵。 Piet Mondrian’s The Grey Tree (1912) 後來抽象主義的氣氛喚醒了他的意志,換來是一個親立體主義的作品。樹的細節省去了,換成陰沉的調子,空間跟深度遂漸消失不見。 Piet Mondrian’s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 接著是一幅更抽象的作品,Flowering Apple…

俄羅斯畫家 Kazimir Malevich

書本中提到 Picasso 的 Cubism,於是我便在 Wikipedia 找相關的資料。每次登錄 Wikipedia 都覺得是世紀最大發明,比起一本本的百科全書更要偉大是因為那些無盡的 hype-link 連結。從 Cubism 開始一直漫延開去,無盡的伸延,比起書本概括的更多,更遠。 發覺自己對 Geometric abstraction 有種情有獨鍾,無論是簡單或是重複的線條都讓我喜歡,不同的 geometric forms 都為我帶來視覺上對美感的認同。 Kazimir Malevich, Black Square, 1915 Kazimir Malevich, Black Circle, 1915 Kazimir Malevich, White on White, 1918 “Painting is the aesthetic side of the object but it has never been original, has never been its own go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