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條處理上最有感受的啟蒙:Piet Mondrian 從寫實走到抽象之間

Piet Mondrian (1872-1944),荷蘭出生的他一直在巴黎和出生處來來往往;從寫實走到抽象就是真實的一部分。 Piet Mondrian 的四棵樹都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從 1908 年的 Evening, Red Tree 開始,步入初見 Cubist paintings 風格的 The Grey Tree (1912),後來另一棵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以及已經不再像樹(也沒有再以樹來名命的)Tableau No. 2/Composition No. VII (1913);都是一路走來的證據。 Piet Mondrian’s Evening, Red Tree (1908) 起初受梵高影響,投入了當時的 Romantic Dutch landscape 的派系之中,那種十七世紀的風格以紅黃藍為主旨的 Evening, Red Tree 滿是沉屈的味道。看來這都是荷蘭畫家畫大自然的風格特徵。 Piet Mondrian’s The Grey Tree (1912) 後來抽象主義的氣氛喚醒了他的意志,換來是一個親立體主義的作品。樹的細節省去了,換成陰沉的調子,空間跟深度遂漸消失不見。 Piet Mondrian’s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 接著是一幅更抽象的作品,Flowering Apple…

就是那張 “The Lipstick”,František Kupka (Czech, 1871–1957)

最近在看關於 František Kupka (1871–1957) 的事,首先接觸的是以巴黎作基地 Cubo-Futurist art movement 的種種。František Kupka 來自捷克,十八歲入讀藝術學校,在 Vienna 學習時醉心圖像和比喻的畫風;及後成為 Abstract Art Movement 的先鋒份子。Abstract Art 就是那種無特定真實圖像作基礎,純粹紀錄感覺和情緒的抽象作品。 純 abstract 的 “The First Step” 1910-13? (dated on painting 1909) 是第一幅我看 Kupka 的畫,在 MoMA 可以找到。抽象圖像圍繞的是太陽、月亮、星球和宇宙跟我們的關係;畫的是想法而不是任何 specific subject。 也就是當時他們與音樂藝術扯上關係的原因。抽象的東西就有如樂曲中的音符一樣,只能意會,而不曾看得清楚。 Kupka 參與過很多不同派別風格的畫作創作,面對溫和的寫實派,強烈對撞的野獸派、未來主義、抽象界別或是幾何圖形;他總是嘗試從描繪中畫到更多。 The Lipstick. 1908. The Lipstick. 1908. 我在網上搜索 Kupka 的畫作;細看他生平幾個完全不同風格的時期,我最喜歡的是他名成於抽象風格前的畫作。與抽象或是幾何圖案系列的作品帶來無限反差,寫實時期的他更為吸引我的注視。“The Lipstick” 的版本有好幾個,無論是沉鬱的藍色或是鮮明的藍色背景,都有著一抹烈焰紅唇。 總是覺得上面那幅 “The Lipstick” 久繫我心而揮之不去,慢慢看過來才知道 2006 年在香港的 “Artists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