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完美的流蘇皮鞋入手!換個鞋舌,讓你的舊皮鞋重新注入二次生命

我發現我的德國魂還在我的體內揮之不去——除了經常把 danke 放在口邊,偶爾還會在咖啡店或點餐的時候都在大腦先飆出德語。大概是因為把德語說出口的時候必先在腦內轉一圈自我文法檢查,所以心頭湧出先是必須經過腦筋過濾一次的德語句子;瑞典語嘛,還在屬於『hej då』的無臉目見人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