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

星期一聽聽歌:來自英國的樂團 Palace 最新單曲《Veins》

by

因為一首歌愛上一個人、一個樂團或是一種風格;對我來說,都已經不是新奇事。

在我最近無限 loop 那近期喜歡聽的 Passenger 以後(按此回去舊文:星期六聽聽歌:Passenger 最新正能量大碟《Whispers》),觸動神經的是即將會在 10月 20日推出 EP 《Lost In The Night》(按此預購)的樂團 Palace。

[音樂] 星期三聽聽歌:我最喜歡的清純男聲《Our Hearts Beat out Loud》by Math and Physics Club

by

又來了是其貌不揚合唱團!聽了他們的歌一段日子,就在寫這個 post 的時候才有衝動去搜尋一下他們的相片。我可以說的是,他的聲音(主音 Charles Bert)跟我所想像中的男性類型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甚至相反。當然,長相美不美絕對不會影響歌曲的可聽性,況且我向來就不是喜歡帥歌的一類人。試舉一例,我所喜歡的 Steven Tyler 都不是走靚仔有型的路線好了。 繼續支持好聲音好音樂就好了!《Our Hearts Beat out Loud》(get it via iTunes)唱片封面一樣走小清新風格,歌曲一樣是躺在陽光下午睡的首選。值得一提的是 Charles 聲音的辨識度很高,一聽就認得出來。 That’s What Love Is – Math and Physics Club

Currently Listening:《Fade》 Yo La Tengo

by

因為《來吧!焙焙!》大哥阿焙,我才開始聽 Yo La Tengo,一份淡淡的悲哀與一份靜靜的淒美是我對 Yo La Tengo 的評價,而他們一直如是。 他們的音樂在這三十年來已經完全了很多使命,包括將很多奇怪的音效混合到歌曲之中卻仍然讓人感覺自然而不突兀。最新專輯《Fade》一如以往地用上他們內在動力,收錄感染力四濺、讓人動容的歌。無論是頹廢的 weekdays 又或是舒暢的星期天,午睡的時候或是漫長的車程之中,他們一樣可以讓你將自己沉醉在當中,不問世事地沉溺。 This is it, for all we know / So say goodnight to me…

Currently Listening:《The Haunted Man》Bat for Lashes

by

對 Bat for Lashes 的認識不多,只覺得她是種怪氣的女生。沒有正統顛倒眾生的五官,也沒有讓人覺得崇敬的秀麗氣質。沒緊要,我覺得她夠趣怪就好了。當我們覺得她可能會是英倫的後起之秀的時候,後知後覺的我們才發現原來她已經唱了很多年(卻沒有大紅大紫)。《The Haunted Man》中的 “Laura” 是最近都在重複聽的一支單曲。簡單而真實的聲線讓我覺得她是世紀裡的清泉,何況在這二十一世紀裡很多歌都沒有很耐聽的世紀裡,有個唱起來讓你覺得真空了的歌手,也是難得的。新人獎似乎拿過不少,有沒有辦法在不太年輕的情況下繼續脫穎而出得到世俗的寵愛還是需要靠點運氣吧。 The Haunted Man – Bat for Lashes, get it via iTunes.

你一定會認得他(的頭髮):King Charles

by

近來另一個讓我熱切地產生興趣的個體是這個,King Charles。雖然還沒有那種一見就愛上的對味外表,不過我還是喜歡他散發出的那種淡淡的古典氣質;讓他擔當十八世紀的將軍或皇族就最好不過。懂得彈奏鋼琴、結他和 cello;也會拍攝搞鬼的音樂錄像;已經足以構成讓我喜歡的原因。

快樂的日子有快樂的歌: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by

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get it via iTunes store. 每次聽盧廣仲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真的,我是說真的。音樂響起的時候,是快樂的時候。〈有吉他的流行歌曲〉裡說到 dm7 的聲音,這讓我想起 minor 代表的灰天空。每一個音節都是對話的一種,拉扯的高低都是不同情節不同故事的構成。盧廣仲總是赤裸裸地將他的感情放到大眾的跟前,讓你隨手可得。

Lana Del Rey – Ride

by

Lana Del Rey 除了被 Jaguar F-Type、Mulberry 以及 H&M 選中為代言人後讓她見報率急升外,翻唱 Bobby Vinton 的經典 “Blue Velvet” 也讓她的古典女王形象更深入民心。被 GQ Magaine 選為 “Women Of The Year” 拍下一輯性感又意識大膽的相片後,最近為處女大碟《BORN TO…

四年之後:The Killers – Balttle Born

by

自從在 iTunes 買回來後,這幾天我都總把他們放到耳邊。新碟到手的一刻,又有一點莫名的感動;畢竟都四年了,距離上張專輯《Day & Age》已經四年。整張唱片表面(基本上)都是訴說一些苦戀的愛情故事,配合唱主片封面的淒涼景致,整個氣氛都好像末日降臨一樣的悲涼。 起初在聽《Balttle Born》的時候,我也會懷疑那是不是一直以來認識的 The Killers;一隊樂隊的成長需要時間來磨練成形。或者,放慢了的節奏也是另一種體驗。對比起從前,這次來得平淡樸實,讓人有種平躺放鬆的詩意,The bassist added: “Stylistically, it’s pushing in more of a rock direction than the last album….

叭叭叭還是邦邦邦:Yo La Tengo – You Can Have It All

by

喜歡不喜歡都是很個人的事情,我就是喜歡這樣。看著《來吧!焙焙!》的訪問,就連上了大哥阿焙說起的一首歌:Yo La Tengo – You Can Have It All。收錄於他們的《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 Out》唱碟裡的一首 “You Can Have It All”;無論裡面唱的是叭叭叭還是邦邦邦,輕快的拍子之中我還是覺得他們是個 heartbreaker。有一份淡淡的悲哀,有一份靜靜的淒美。 關於 Yo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