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虐記

20140828 生活瑣事小記:執拾行李 /《殘虐記》/ 頭髮 / 眼鏡

by

剛開始讀桐野夏生的《殘虐記》,不知道從那個時候開始的我竟然喜歡上讀比較陰森恐怖的小說。言情的對我來說有點太輕,如果場景不帶感的話就不緊張,沒有波欄起伏的話我就覺得沒有調整心靈的作用了。怪誕的東西就在讀中文系的時候開始讀起,要說沉迷的話就該說在修文學研究的時候吧,那時在荷蘭乘上上學的火車,每每一看就停不下來,轉眼一天又過去;入腦的盡是怪頭怪腦的超現實主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