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懷孕日記 03|極簡產檢、手指浮腫發麻、母乳心理健設

來到第三章,也就是孕期最後階段。懷孕和在瑞典懷孕多次讓我嘖嘖稱奇,除了 culture shock 還是 culture shock。瑞典『非常喪』的懷孕過程有著接近「邪教」式重度迷信天然的助產力大力助功;雖然壓根兒對她們一派別的崇尚天然力量得偏激的做法沒有特別認同,但不可否定的是她們這種著魔一樣的天然產前照顧的確讓我獲益不少。

德國&瑞典懷孕日記 02|老派 Mutterpass 與照顧整個孕期的個人助產士

來到第二章,來聊聊德國懷孕和瑞典懷孕的分別。這段最大的文化衝突,發生在九到十五周中間。
一輪短促又密集的孕吐之後,終於進入了懷孕的蜜月期。我沒想到的是,我竟然會趁這個蜜月期搬家!

德國&瑞典懷孕日記 01|零到八周

那個時候的我,當然不會想到在瑞典懷孕和在德國懷孕會是兩種絕對截然不同的體驗。我所說的絕對,的確就是指實際上一百個巴仙完全不一樣。在漢堡適應德式產檢作風的我,在搬到斯德哥爾摩的初時完全招架不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些年來跟德國文化相處融洽,還是德國的婦產部門的作法和我心目中差異不大,來到瑞典,那個 culture shock 好像忽然臨至腳尖,驚人的體驗讓每個部分都叫我覺得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