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懷孕日記 03|極簡產檢、手指浮腫發麻、母乳心理健設

懷孕日記 pregnancy journal 03

第三章:助產士們全部崇尚極度自然派 ,這種 cult「有辣有唔辣」


Location: Stockholm, Sweden

來到第三章,也就是孕期最後階段。懷孕和在瑞典懷孕多次讓我嘖嘖稱奇,除了 culture shock 還是 culture shock。瑞典『非常喪』的懷孕過程有著接近「邪教」式重度迷信天然的助產力大力助功;雖然壓根兒對她們一派別的崇尚天然力量得偏激的做法沒有特別認同,但不可否定的是她們這種著魔一樣的天然產前照顧的確讓我獲益不少。

孕期跑過了大半,三十周的肚子已經長得像氣球。由於我真的沒有想要特別買 mammakläder 的想法,就只好一直衣櫥裡面最寬鬆的裙子。從試身室走出來,穿著非孕婦裝的寬版連身裙被店員讚了一了「adroable」;就算是客套說話,都算給挺著巨肚的我擠下了不少自信。

懷孕的後期進入了走路逛街太多會很快累的階段(會在長椅曬曬太陽休息五分鐘的那種)。出門變成每次都很有目的,然後吃個茶點休息一回就返家(加上還是疫情時期)。每次用餐都發現斯德哥爾摩的大家對孕婦特別好,特別請我吃巧克力。意大利咖啡店的老闆還不時對我的 pancetta 作出問候,一直看著我的肚子變得,給我們一家虛寒問暖非常親切。

事前在德國獲得的產檢檢查列表,看起來跟我心目中的沒有差很多。然而在瑞典首次產檢獲得很章程,簡單得只有幾張超輕鬆的白紙。基本上都是由每四星期見助產士一次,到往後每兩星期一天,十居其九的只不過是簡單抽血、驗蛋白和血糖等的基本步驟,體重紀錄和懷孕狀況問診。

1. 對寶寶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

照超波這回事在約莫廿二周照結構之後就沒有了,也就是說,後半個孕期,正常情況下都沒有機會在預定的產檢裡面看到肚子裡面的寶寶。我當時,怎樣現在仍然,覺得很誇張。孕期的下半場,只會用非常原始的長條木管聽測胎心的位置,再用非常簡單的胎心機量度每分鐘心跳次數;再配合助產士的「經驗之手」作出對寶寶的所有預測。頭部轉下去了沒有?頭骨落入產道沒有?這些關鍵問題都用熟練的雙手得出答案,覺得神奇嗎?覺得不安嗎?都沒有其他選擇。當然要是助產士認為有特別需要,還是會幫忙預約醫生,其他情況還是直接由助產士處理。

據說到了孕後期寶寶的頭還未轉正,便會使出人手徒手隔肚皮轉胎位,我當時有被嚇到了,還好寶寶有自動轉正(母倍感安慰)。

2. 產檢不缺席,步驟簡約純天然

瑞典最鼓勵孕婦把自己不當成孕婦,可以吃魚生也沒要戒口不喝咖啡或茶;一切只要不超標,吃什麼也沒關係。主張懷孕並不是生病是最大前題,產檢都是以最少次數不打擾寶寶的方式完成;要是有生產順利的經驗,非首胎的檢查次數更少。讓孕婦覺得自己就是個平常人,保持平常心,保留平日習慣是他們認為最能讓孕婦減少不安是提高生產過程的安全率最有效的方法。這也是瑞典向來在孕婦懷孕後每人都有固定一個助產士應對準媽媽整個孕期的所有檢查的最大原因,而這個傳統事實上一直穩固了生產的安全率。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斯德哥爾摩的產檢更會自動省去超甜超大杯的糖水檢測一環(在香港和台灣似乎都是必然的步驟),一整個崇尚自然派,by default 相信寶寶會用最穩定的方式與母體相處。

整個孕期的產檢日期都在首次落實後提早約好,往後幾個月的 appointments 早就預定了日子,甚至先約定未必需要用到的 41 周檢查(要是在此前已生產就會自動取消)。每次產檢前兩天都會收到短訊,提醒產檢日期和時間;列明缺席的話會被收取罰金,用意減少媽媽耍懶不出現。德國醫生給我帶過來的檢測報告和德語信件雖然非常詳盡,連同德國派發用來紀錄寶寶生長狀況的媽媽手冊我都一拼帶過來瑞典;不過瑞典有自己的一套數據紀錄,初次報到就從頭檢驗一次,紀錄放在網上戶口,詳細列明每次產檢數據。

3. Mind Over Body 強力成長篇

我還是在很多(沒有照到鏡子的)時候忘了自己挺住肚子,老是走動很快而且動作很大;身邊的人總是操心自己會踫到撞到,就只有自己覺得自己輕飄飄輕盈自在 (are you sure?)。

孕期的尾聲據說是最地獄的體驗,所以每次想要埋怨自己的鼻子水腫不堪之時,都會警醒自己那些相對難過的日子還在未來等我 (the worse the yet to come, okay?)。看著鏡子裡最真實的自己為自己打強心針:要是往後沒有更難,我就是有賺到!我知道很多準媽媽都有自己難過痛苦的時候,所以更是要讓自己過得輕鬆開心。我是很會水腫的體質,腿、手指都沒上限地變得又腫又脹,甚至在最近也發現鼻子都一拼加入水腫大軍(超誇張)。對我來說,最大的孕期反應就是十根手指頭有八根都在浮腫發麻,手指不能伸展太直,曲起來也腫腫痛痛。大概就是本來就是容易水腫的體質,最近就連腳掌瞬間變超厚,大部分鞋子穿不下去;甚至讓我差點先認不出自己的手手腳腳。我以為我要開始崩潰了,卻難以相信地發現自己底蘊裡面竟然正能量爆炸(非常驚訝),所有腫痛好像沒有給我正面干擾,除了症狀首發的當天感到困惑和痛楚,往後我都直接全權 ignore。我甚至不自覺地把它當成開關鍵一樣一秒 shut down 置之不理,就像在睡覺時把耳朵關掉一樣。

早在稍有感到懷孕不適反應的初期就給自己「Mind Over Body」的座右銘,要是你的心通過了身體就自然撐過了。萬試萬靈!每早起床照鏡子的時候我還是依然會有一瞬非常頹喪的覺得自己一張臉腫到盡頭,不過洗個臉一秒後把負能量丟掉好了。或者是「Mind Over Body」日子有功,結果就變成「不去想就沒那麼一回事」了;我本來就是個會在死胡同裡面和自己困獸鬥的人,結果看開了,感受就變了。放鬆了就不再痛,mind over body ????????。

4. 助產士是超級無敵的心理健設師

日子過得這麼快我都沒有特別感想,只是一邊期待寶寶出來又不捨得寶寶太快出來的矛盾感日漸加劇就是了。

我所遇到的三個助產士都超有耐性而且心情絕佳,讓心情本來就 100 分的我往往完成檢查後直衝 120 分。其實在漢堡的醫生和護士也是極度細心超好,知道我搬家也特別關照我的一切,準備了我的一套資料、信件和漂亮的信封;也叮囑我要是有什麼都可以隨時給她們寫電郵。不得不說的是斯德哥厭摩的(產前)助產士實在有點像個秘密的 cult 組織(笑),崇尚天然得極致,除了非常推崇站著生產,也還甚至非常堅持的說不要準備奶粉,完—全—不—要—準—備—。非常讚成母乳餵養,也非常極致的認為無須擔心各種親餵問題。

是否有母乳和母乳是否足夠這兩個問題需要的只是心理建設,只有信就會有。

FOLLOW SOPHIA CH. ON INSTAGRAM / FACEBOOK!

By Sophia CH.

修讀藝術史、文學研究。喜歡 A 小調卻是個 C 大調女生。 沒事無聊看江戶川亂步,喜歡 Marguerite Duras 和 Charles Baudelaire;太陽下山了,就自顧自地躲在春風沉醉的晚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