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德國&瑞典懷孕日記|第01篇:零到八周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10 preset

第01篇:零到八周


Location: Hamburg, Germany

那個時候的我,當然不會想到在瑞典懷孕和在德國懷孕會是兩種絕對截然不同的體驗。我所說的絕對,的確就是指實際上一百個巴仙完全不一樣。在漢堡適應德式產檢作風的我,在搬到斯德哥爾摩的初時完全招架不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些年來跟德國文化相處融洽,還是德國的婦產部門的作法和我心目中——也就是從朋友口中說到的香港作法——差異不大,來到瑞典,那個 culture shock 好像忽然臨至腳尖,驚人的體驗讓每個部分都叫我覺得新奇。

坦白說,漢堡和斯德哥爾摩的兩種迂迴的婦科產檢和醫療系統偶爾讓我迷惘,心底裡面都有出現過「好想回去漢堡生產」的想法;至少,那邊的產科檢查的文件是看得懂的德語(瑞典語我當前真是完全無能為力)。然而瑞典各種配置都讓人感到這個國家超級極度喜歡小朋友,縱使是非常高稅的國度但福利相對滿分,對於寶寶的各種照顧和關注都是所向無敵的展現;這些都是在斯德哥爾摩實際接觸到而且覺得北歐育兒滿分的親身體驗。只是無論如何空前絕後地覺得懷孕過程是條漫漫長路,回頭看起來卻短促得讓人依依不捨。

我們多次回頭看的時候都會說「當時怎樣怎樣我們好大膽」或是「當時我們怎麼沒想到」,手忙腳亂的迎來我們的小 baby 後才覺得當上父母,日子實在真是有點過得太快。

0.
早期懷孕徵兆

早期懷孕甚至超早期懷孕有沒有什麼特別症狀和徵兆,我倒帶回去有仔細思量過來。最早期的懷孕症狀可能就是有點腹漲感,偶爾感覺到下腹有拉扯的感覺,體溫偏高。對我這種向來就是低體溫的人來說,體溫變高這一點感覺非常明顯;我本來就是額頭涼涼的那類人,平日的體溫不過就是 36.4 左右,所以只要體溫變高了我就會很容易感到熱熱的有輕微的不舒服。懷孕的早期就是一直保持(未至於發燒的)高體溫的狀態,而且持續不降。整體而然,下腹的拉扯感是我經歷裡面最異於平常的感覺,有點怪怪的一拉一縮是平日沒有的感覺。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10 preset

I.
循例先聊德國的婦(產)科,安穩舒服的體驗

德國婦科新診登記的等待時長由三星期起標,到數個月不等,熱門診所排期時長久在所難免;要是像我一樣初時一樣打算在住下來以後先登記開個檔案做年檢,護士會安排比你心想中更久遠的未來時段。但只要是懷孕了,預約可以立即安排(約一星期左右)。婦科醫生大部分 time slot 都率先預留給孕婦的定期檢查,沒有 walk-in 或者急診。

在漢堡搬家後我心頭選定了距離住處不到十分鐘的婦科診所,原因很直接的是因為那裡有會說英語的醫生。我當時覺得別無其他選擇的要求,雖然有在看各個診所的 reviews,但重要的都是溝通能力,所以除卻地理位置就是選擇能夠用英語會話對答的診所。那個時候當值的護士只能說德語,我只好用破爛的德語在電話預約登記。診所給出的日子是差不多三個多月之後,是兩個駐診醫生中隨便安排的其中一個(後來我愛死這個醫生了)。當時我沒有急切看診的需要,雖然三個月並不算短,但我還是理所當然接受這個安排。

II.
懷孕 6 周
Hello 肚子裡面的可愛寶寶,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後來在檢查的時候我就懷孕了。省略了繁瑣的細節,見醫生的過程就是先填一張病歷和是否有對藥物敏感的問卷,護士進行一次簡單的尿液 hCG 測試,確認後再抽血。醫生評估懷孕週數,並用陰道超聲波照俗稱「閃閃」的心跳,當時推斷是 6 weeks + 6 days。醫生解釋指德國慣例會在懷孕初期用周數尚淺的時候選定陰道超聲波代替腹部超聲波檢查胎兒心跳,一來會照得比較清楚仔細,二來可以在早期排除較為危險的宮外孕的可能。檢查椅上方的天花板貼有一張大海報,我印象中好像有卡通青蛙圖案在裡面,我比較緊張,一直沒有看屏幕,直到醫生說「我找到了」以後我才再次看過去。短金髮的醫生非常溫柔,她指示屏幕上黑白跳躍的是胎兒的心跳。醫生說著陸的位置不錯,整體看起來非常正常,她在畫面上畫下直線,量度胎兒實際大小。黑白照片打印出來,醫生說這裡兩張,一張給我,一張給寶寶的爸爸——當時正是肺炎疫情爆發沒多久,進出診所只能自己一個,不能陪診——。離開檢查房間以前,她叮囑我記得要吃孕婦維他命。

在櫃檯約好下次檢查日期,護士小姐給我幾張德語的營養指引,以及往後周數需要做檢查的詳細指示。她們看到我對懷孕完全沒頭諸,完全是個手忙腳亂的 rookie,就在離開前把我叫住。她進去另一個房間,出來後給我塞了兩款四盒的孕婦維也命。一款是 Elevit 另一款是我後來選定吃完整個孕期的 Femibion。我無疑是比較喜歡 Elevit 的包裝,但我實在忘記了為什麼最後卻選定了外表上沒那麼討好的 Femibion。(順道一提,來到瑞典後發現好像沒有幾多孕婦維他命的選擇,結果我還是需要在德國購入 Femibion 寄送過來,還好的是我一次過買了好幾盒二段,而 Fermibion 2 可以一直吃到生產以後。)拿著一大堆戰利品離開診所,沒想到首次在醫生看診,感覺奇妙又開心,離開時還拿得一手滿滿的。

孩子的爸在外門等我,還好秋天的漢堡沒有很冷,出來後我遞上一張超聲波照片,裡面有一個圈圈,就這樣而已。後來我知道,孕婦維也命並不是習慣性理所當然派發的補給品;大概我那個時候踫巧遇上診所正好有品牌送出的 samples。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10 preset

III.
懷孕 6 – 8 周
害喜嘔吐,我就讓它一全部都吐出來

疫情持續,每次回去檢查都只能在一個人隻身進去。Waiting Room 差不多全部都是懷有身孕的媽媽們,當時疫情剛開始沒多久,裡面只限坐三個人。由於只有我一個可以進去見醫生,寶寶的模樣就只能靠我轉述;醫生每次都會主動給我幾張超聲波拍的照片留念,她都會說其中一張是特別給寶寶的爸爸。

大約在六周半的時候,我就開始害喜嘔吐,狀況多半出現在晚間,一開始一點點的吐,後來愈吐愈多;雖然從外邊看起來實在有點可怕,但能吐出來我還是有感到輕飄飄的興奮(我認為想吐吐不出來才可怕)。我是非常吃得的類型,這一點直到懷孕以後都一直沒改變,胃口非常好,吃得非常多。七周半開始我每天都在晚餐後或睡覺前就出現「想要吐」的感覺,那種感覺並不是一定/迫不及待的要吐出來,但我自己向來就有「吐出來比較舒服」的作風和想法,所以我往往會在好像要吐/能夠吐到的時候就自己率先助攻把它吐出來,好等腸胃重新回到正軌,暢快起來。

起初只是吐一點點,後來就吐出大半個或一整份晚餐;大概是吐後感覺上有點空虛,吐完以後我都會吃幾塊消化餅,一來填一下肚子,二來可以趕走嘴巴裡難聞的胃酸味道。當時我甚至會將那些非常帶點厚度又實淨的 3 liters 食物膠袋放在床邊,因為縱使飯後沒有想要吐,躺下來睡覺的時候總會因為平躺而引發想吐的情緒。

我的孕吐情況大概持續十天左右,由於我自己一直都是「能吐就吐」的作風,所以對此毫不感到困擾,況且我在知道懷孕以後就停止了每天在健身單車上的運動而長了不少體重,所以對嘔吐毫無保留而且持非常正面的態度。雖然腦袋有閃過營養相關的問題,但我每日胃口大好,從早到晚都比平日吃得很多的自己再吃得更多,體重已經開始急劇飆升(孕期最後更是難以想像地變得超級重)。雖然體重上升大概可能是因為我停止了每天踏健身單車的簡單運動,但總而言之在吐了以後還一直有重起來,所以我也沒有再擔心嘔吐相關的問題,而且我所經歷最痛苦的孕吐就在十天左右結束。而我的體重,就在這個時期已經比懷孕前多出兩公斤(聽說大部分這個時候還沒開始增磅)。我媽說,往後餵人奶會瘦回來的,著我不要擔心太多,結果我就這樣輕輕鬆鬆地相信她的說話;任由我的 pregnancy cravings 用漢堡包和薯條滿足起來。

By Sophia CH.

修讀藝術史、文學研究。喜歡 A 小調卻是個 C 大調女生。 沒事無聊看江戶川亂步,喜歡 Marguerite Duras 和 Charles Baudelaire;太陽下山了,就自顧自地躲在春風沉醉的晚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