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

Netflix《第43個秘密》你願意揭開瘡疤接受真相嗎?堆填痛苦並不是正確處理方式

by

有點後悔在看《第43個秘密》的時候仍然沒讀過 Harlan Coben 的任何一本小說,我猜想自己會比較喜歡文字版本的他。他的上一套《陌生人》半年前在 Netflix 上架,故事的氛圍我很喜歡,只是對結局的平淡有點輕微的失望;所以當我知道《第43個秘密》再襲來 Netflix 的時候,我就按進去候選清單去等。這次我並沒有期望過高,觀看過程反而覺得一切恰到好處。

Netflix《修女戰士》女主內心 OS 有可能比安眠書店的 Joe 的獨白還要多

by

《修女戰士》上架的時候我就急不及待開來看了,那個時候還是穿外套的日子。這可以算是七月第一套落入暑假開場的 Netflix 改篇劇集,當時抱著消磨時間的心態翻來。開場女主角臉蛋漂亮精緻,矯小可愛的比例,爽朗的設定,配一把硬朗屈強的聲線,讓她不會落入被女生討厭的類型;整個配套中上,讓我滿是期待。

Netflix《日本沉沒: 2020》雖然是大災難但沒關係,我們就把一切斬掉重煉

by

《日本沉沒》這個故事改篇了好幾次,原來我都一直沒有看。Netflix 的《日本沉沒: 2020》的畫風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也不是傳統日本漫畫風格(我甚至乎覺得跟故事內容上突破日本未必正觀的傳統價值觀相關因此起用外派風格),但無需要黜臭了,看完以後根本覺得毫無關係。它就是挺著一個無用美學討好你的姿態仍然能把你弄得揪心到想哭的動畫,它的優勢把它的缺點填好了(至少我是這樣的認為)。

Netflix《未解之謎》有矛頭但沒證據,翻開時間線讓觀眾幫忙處理遺憾和問號

by

並不是很常會點看紀錄片的那種人,很怕那種「真人真事」在鏡頭的剪接之下排出質事實並不相乎的模樣(而我在鏡頭前面並不清楚了解我看到的到底脫軌幾多、真實幾多)。那種可能已被傾側描寫的實錄,會歪曲了現實;但在心裡的另一處,我悄悄的又覺得正義在無法伸張的時候唯有用這種形式公諸於世。要是沒有了這種紀錄,那些帶著遺憾活著的人更是沒有發聲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