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What If Someone You Lost Returned? 《Resurrection》

追美劇追太多,一年一季總會讓人有種等到花兒也謝了的感覺。現在凡是有看頭的新劇目推出,就必會趕著看,爭分奪秒追逐新的故事等待跌入新的情緒。一邊看著第二季的《Revolution》(竟然邊笑難捨難棄好基友邊罵兩母女邊看了二季!)一邊看《Resurrection》。

《美國恐怖故事·女巫集會》第3季:種族、不死之身、巫術、權力角逐

種族、不死之身、巫術、起死回生、權力、金錢、迷戀、佔有欲;人性的弱點全部暴露了。全劇的女演員無一不黑,大家都各自為了自身的利益來判決自己的立場(大概人類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劇集|從一而終無挑剔地喜歡一切照單全收:黃子華《My盛Lady》

或者大家都說《My盛Lady》很平庸很俗套;或者主角的光環和閃爍在整個電視劇之中只有稍一兩秒,但就在短期內都沒有 talk show 的情況下望個梅止個渴吧(少至有個梅可以望下)。盲目地成為黃子華的死忠,都是一直走來的事。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從來不看電視劇集的我,隨時關電視去睡覺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天與地》的出現,我仍然是可以睇少幾集無相干;不過,我是喜歡的,有時間我便會坐下來看。原因: 這是無線拍攝的廠底貨 《天與地》本來好像是往年的台慶劇,然後推了一年,亦在台慶後才暗暗的推出;以向來鋤強扶弱的性格和站在雞蛋面向高牆的調子,必須支持不被看好的本地創作。 電視劇集驚見大膽議題 人吃人的題才老早在魯迅的時期已經大為廣談,現在沒有無線電視劇的推波助瀾,又會有誰提起這種(人)吃人的社會狀況。我們世界每天人吃人,誰吃人誰被人吃;你是家明,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你到底是誰,又或者誰都是你自己?是你吃了人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鼓佬:一個義正辭嚴幫人出頭力求為社會服務成為人民英雄的人擁有最惡毒的心腸最自私最保護自己,一個人到底要撒多少個謊來圓謊;謊話說一千遍任誰都不會再懷疑,那麼你自己呢? 黑仔:一個騙來騙去為錢可以賣出一切連自己的手也可以打斷不息一切的人卻最有良心良知,清楚明白知道還有欺騙自己最難;說要別人的原諒,獲得別人口裡一句原諒並不困難,只是你願不願意原諒你自己? Ronnie:一個人的內疚罪疚歉意可以去到那裡,已經不能挽回的一切(家明已死的事實),坦白承認會不會是最好的補償,你怎樣彌補所有人心裡的缺口?到底還是應該以他人(伴侶家人以及 Hazel)的最少傷害為最大利益的前題作思考? 雖然,我還是覺得: 有些畫面的隱喻似乎太明顯 也許是電線劇的關係始終不能過於大膽簡潔,一罐紅油撞到牆上似乎將一切都太曝露,而且鏡頭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顧又回顧那個(任誰都知道是血似的)紅油。 對白過火 原因應該一樣,我明白香港的電視劇集總不能留白太多。只是每每的想要在內心回想的部分或是疑問都一而再再而三很坦白和直接地從演員的對白中釋放出來,其實我覺得畫公仔如果畫出腸的確很累人,留一點白比起填飽畫面會顯得更有空間。 相信沒有幾多電視劇給人一個想討論和談論分析的機會,《天與地》的拍攝方法也衝破了向來的世俗常規。怎樣去了解人性,怎樣地思考決擇,成為我們茶餘飯後最熱切的談及的話題。世界裡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死黨就要死一齊死啦,做咩要食左家明」。 伸延閱讀:《天與地》Am I Lost?

《天與地》Am I lost?

最近大家都在看《天與地》,我喜歡當中一首英文插曲,是 Nichole Alden 的 Baby Now。另一首聽說是 Colleen Grace 的 Little boy leaving,不過我在 youtube 找不到。 Baby Now – Nichole Alden Am I lost? Sent too far away… Or will my baby come running back to play? Is my conscience required to stay? Or can we just go home so we can work this thing out? Oh baby, oh 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