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聲響鈴|你獲得第二人生,還會選擇做小天使嗎?(Netflix)

好像好久沒有那麼期待一套劇本的上場,疲情下我能看的都看了一遍,不能看的都勉強看完。雜食 Netflix 的性格下啃了不少硬骨頭,只是沒想到我把喜歡的導演的新作評至中規中矩的一列。喜好真的極其 personal 的事情,隨著《第二聲響鈴》愈打愈高的分數,我反倒是帶點失望離場。

偷渡者 Stowaway|太空船出現不速之客?兩年任務出發即觸焦 (Netflix)

《偷渡者》一上架率先在瑞典跑上第三位,雖然我一直不太認同瑞典的排行榜,也覺得大家在 Netflix 平台上的口味差得有點太遠;但當我看到 Netflix 大字標榜「德語電影」、「考驗腦力」和「黑暗」這幾個跟我合尺相近的標籤以後,我就立馬二話不說的按 play 支持。

誰殺了莎拉|18年後再復仇,關係錯綜複雜狗血不堪?(Netflix)

在與《貝克街游擊隊》二選一的情況下我選擇這個。另一套是類近福爾摩斯的英劇不是我所好,不如就轉看西班牙的懸疑片。事先聲明我只能給予合格的水平(但女主超漂亮),甚至不會想要推薦別人點開;但我卻是聽到第二季會在五月開播的時候還會想要繼續看,全因為我想知道這麼狗血不堪的奇怪故事會落得一個怎樣的收尾。

盲目殺機|失明後身體認知與事實不乎?你相信自己還是相信世界?(Netflix)

在沒有很多選擇的一月份看到 Netflix 彈出《盲目殺機》,海報畫面讓我立即聯想到的是《蒙上你的眼》。我對這類型帶有反轉的心理驚悚片是有預設的好感,往往會不由自主的暗暗加分;加上劇本巧妙地用剪接帶來幾個 jump scare 的驚嚇位,我對電影後端把謎底打開的解說是抱有不少期待的。

Sweet Home|男人的浪漫:男生們內在脆弱治療術 (Netflix)

我是在看完《今際之國的有栖》後直接去《Sweet Home》的。看到網絡上連番討論兩者的劇情和拍攝,各有精彩;很多人都喜歡《今際之國的有栖》,而我自己卻小女人地比較喜歡慘情煽情——也可能是因為怪物片是我的心頭好——的《Sweet Home》。

分點|翻版德劇 DARK?21年前21學生神秘失蹤 (Netflix)

翻開丹麥片《分點¹》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看過有人說這一部有點像德片《闇》,因此拉高了我的期望線。其次就是剛搬到北歐的我心裡默默的想要接近一下北歐語言的節省起伏和聲調,雖然我的第一部丹麥片《慘雨》在第3季後還是沒有看下去。

1月Netflix清單:《女人碎片》、《末日列車》第2季上線、科幻電影《末日戰地》

一整個12月我差不多就只看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和《Sweet Home》;sci-fi 類別的丹麥劇集《分點》Equinox 今日終於上架了,我非常期待。不知道是不是 COVID 影響拍攝進度,二零二一開來的觸目電影、劇集並不多,我比較期待的只有《女人碎片》和《古寶》。

今際之國的有栖|水鶏光的人生好難 (Netflix)

《今際之國的有栖》可是說是橫跨我搬家前後上機前下機後都在追看的 Netflix 十二月巨獻。點開後看到劇本把舞台變成空無一人的東京(超驚艷),主角們被迫進入看似相同但只剩下遊戲參加者的世界,為延續生命簽證而參與死亡遊戲。動腦根的闖關故事,為了回家想要揭開謎底抽出幕後真兇也是讓人一直追到底的引力線。

還原人生|離奇兇案後丈夫失蹤,結局兩重轉折 (HBO Max)

一季6集的迷你劇《The Undoing》前五集集集驚人,誰都像兇手的故事每集都像 focus 拉到另一個地方。除了每集偶爾讓我覺得有點慢調子——但只要好看我還是覺得可以接受——我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每個陷阱絆倒了腿,每一秒都被劇情牽住了心情。

超時空通話 (聲命線索)|幻謊者腦洞大開超虐心,彩蛋兩層結局 (Netflix)

用電話連接過去和未來這一招在韓國長拍長有,印象最深刻——也是我首次被迷倒——的是《Signal》(信號);一支穿越的電話,連接兩個時空。幾年後一部《超時空通話》(聲命線索)連接同一屋簷下廿幾年前後的兩個家庭,兩位同為廿八歲、在沒有父親相伴之下與母親共處出現問題的女孩一秒接通,既同病相憐又愛恨交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