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 讓你自然律動的音樂:Warpaint 同名大碟 “Warpaint”

啊,因為被 Warpaint 迷惑了,所以最近一直都在聽她們的歌!我第一首愛上的是先前常常在 YOUTUBE 裡打廣告的 “Elephant”!看過她們穿著得非常飄逸的 MV,愛上了那個彈 bass 的女孩的面孔;喜歡聽著她們唱歌然後自動搖擺的感覺。

[音樂] 星期三聽聽歌:我最喜歡的清純男聲《Our Hearts Beat out Loud》by Math and Physics Club

又來了是其貌不揚合唱團!聽了他們的歌一段日子,就在寫這個 post 的時候才有衝動去搜尋一下他們的相片。我可以說的是,他的聲音(主音 Charles Bert)跟我所想像中的男性類型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甚至相反。當然,長相美不美絕對不會影響歌曲的可聽性,況且我向來就不是喜歡帥歌的一類人。試舉一例,我所喜歡的 Steven Tyler 都不是走靚仔有型的路線好了。 繼續支持好聲音好音樂就好了!《Our Hearts Beat out Loud》(get it via iTunes)唱片封面一樣走小清新風格,歌曲一樣是躺在陽光下午睡的首選。值得一提的是 Charles 聲音的辨識度很高,一聽就認得出來。 That’s What Love Is – Math and Physics Club

[音樂] 星期四聽聽歌:Warpaint perform “Elephants” – Pitchfork Music Festival Paris

I just love this song so much. 第一次在 youtube 踫上以後就迷上了。四個女生的樂團向來都不是我的範,Yellowbean 更說我一直都似乎比較喜歡聽男生唱歌。也許是異性相吸的關係,我得承認我對男生們所組的樂團總是有多一點點的興趣;但我就是特別喜歡她們四個!

#20130617 - 享受現在活在當下

關於成長: 在 youtube 流連,在農夫的舊歌看到: 「小弟剛過牛一, 踏入16 今年再聽這首歌 和上年15歲的我心境大大不同 開始膽心成績, 畏懼畢業, 畏懼畢業後的大學 人愈大就愈多包袱承膽,  背負得更多…. 這首歌真是唱到我中心呢」 然後有人回復:「16歲你重細 重可以享受學業 我26歲啦 , 女朋友為左滿足更高既要求離開左我 以前3日踢一次波既同學, 依家半年見一次 我唔知你驚d乜 剩係想同你講  享受現在 我真係好掛住我童年」 然後再有人回復:「小兄弟,26岁?仲有大把时间啦。uncle 我都46啦 真爱最终都会出现gar, 个D都只系经不起考验的过程姐 你依家都系以事业为重好D,以后等事业有为 再慢慢寻找另一半罢啦. uncle都系剩係想同你講句 享受現在 活在当下 啦 !」 我相信他朝最想跟從前自己說的話,一定包括這句:享受現在活在當下。 關於寫作: 那個六千字的科幻故事終於算是完成,當然還有很多需要改的小地方,但都總算完好。男主角名命為一組數字,女主角的名字是英文字母;而其實他們都不是主角。 關於《活著》: 不知道從那裡聽來一首阿sa 翻唱的《活著》;他聽著就跟我說這首歌的原唱是余力機構。「余力機構」,是多麼親切又懷舊的字眼,那個聽 903 電台節目的少年時代。那時候扭開收音機隨同電台 DJ 的喜好接收不同的音樂,培養了自己的喜好。才剛 wikipedia 一下;余力機構是個三人組合,填詞的因葵現在都沒有很活躍了,主唱的余力姬的長相是怎樣的我都不清楚;唯一認識比較多的是現在在作曲的陳輝陽。這首《活著》,成為了這幾天熱播首選。

唱機正在播:She & Him – Volume 3

把 She & Him 的 Volume 3 放到 iTunes 裡的時候,就自動的排列於 Volume 1 跟 Volume 2 後面。 都有一段日子沒有聽 Zooey Deschanel 唱歌了,沒有期待她推新唱片。她就像忽然消失了的一樣。最近新專輯推出了,拿在手又在聽。沒錯每次都一樣想起了 Joseph Gordon-Levitt,JGL 的電影愈拍愈多,已經開始進入不同狀態的演繹。Zooey Deschanel 還是一樣唱著自己喜歡的歌,從前她似乎多變一點,還會染個金髮裝個 blonde 換換口味;現在似乎她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線;一貫的聲線,一異的曲風,一樣沒變的復古歌姬模樣。 She & Him- I Could’ve Been Your Girl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轉啊轉,為陰晴不定的天氣帶來好心情。(但我還得坦白承認,女孩子還是比較迷 Joseph Gordon-Levitt 多點。)

終於聽到我喜歡的 “Shiver” Live - Lucy Rose Concert

Peter & Kerry – warm up band for Lucy Rose / Lucy Rose on stage 剛從音樂會回來,今天的 Lucy Rose 讚極了;離場以後我一直沒停哼著她的歌,尤其翻著這句--Tell me if you love someone. 關於音樂會以外的細語 才看了三場的音樂會,就覺得英國這邊真的棒極了。一來,香港的音樂會都不賣酒,對我這種 alcoholic 來說,聽著歌都喝酒就爽極了;因為這些都是種讓你一整個人都可以 fall in love 的音樂會。在香港,九展是場地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山長水遠;吃飯也來去匆匆,更不要說好好的準備心情。如果在紅館,還可以跟朋友在尖東那邊吃點露天的泰國菜,喝點酒,再去買一些街頭小吃(大家都愛吃牛什)吃著走到紅館(忽然就好想念 Tiff、Katie、Dionee 跟阿 Sam 啊)。 第二,這邊比起歐洲地方來得有點自律(或者是牛津的關係,還是英國人比較內斂一點;這個有待考究),沒有荷蘭或丹麥一樣的瘋狂。雖說丹麥的大學生在街頭音樂節玩得也太盡興,但在英國你會感覺自己很安全;至少,不怕像在荷蘭一樣在高興或非常高興的時候大家都愛拋出手裡的那(膠)杯酒。 Patrick Wolf 的音樂會是在教堂進行的(前文按此),上次看 Daughter 就是在 Oxford Town Hall(前文按此),兩個都是豐富極了的古老建築。這次 Lucy Rose 的音樂會在 O2 舉行,基本上就是那種像九展一樣都是主打用作音樂事務的場地,音效比較起前兩次來得好,不過環境就是很普通的黑房;說得清楚一點(牛津這邊的 O2)更像一個搬空了檯櫈的酒吧。 (: / Lucy’s cutie t-shirt…

星期二,聽聽歌:Bear’s Den – Agape

先前提到(按此)在 Daughter 音樂會暖場的其貌不揚合唱團的團隊其實叫 Bear’s Den;說成其貌不揚就只不過是因為他們太有一種外表與內心不附的感覺;像美女與野獸的那頭野獸,內心溫柔。 好了,其實除了在當易表演時非常落力滿頭大汗,傻傻間間幹勁十足以致讓人感到一股傻勁以外;在 youtube 看的時候又覺得他們其實倒不是那樣其貌不揚。去除了即場表演時額角的那堆汗,他們其實都只不過是香港的 Dear Jane 吧(又或是 Supper Moment;我大概都分不清楚;但其實我有聽 Dear Jane 唱的《到此為止》),夾 band 唱歌其實不需要 sell 外表的。 讓我動容的是這首 Agape,聽著他們唱 live 的確好感動。 關於 Bear’s Den:https://www.facebook.com/bearsdenmusic 或者可以到這裡免費下載幾首:http://www.musicglue.com/bearsdenmusic/

#20130428 - 陌生的世界裡共通的東西太多

最近有一只貓經常在我家公園溜澾。不知從那裡跑來的貓,黑白色的好漂亮,頸上有一個叮噹;有人養的。從小草地的一邊走到另外一邊,我從窗戶中看出去,牠就在外邊懶懶閒閒慢條斯理的散步。打算推開玻璃看一下牠呢,牠就跑了,好快。想起了從前在香港玩過別人的貓,軟軟的毛,把手扒在牠的小肚肚,牠就肉隨砧板上。喵你兩下,把你當成一個親愛的人。我摸一下牠的頭,說我們拍照了;然後牠正眼看著鏡頭。多可愛的貓。曾經以為我會養一只貓或狗,不過沒有(我不敢說「最後沒有」,還不知未來會不會有)。 Prof S. 有一只貓,正確來說,他的家有只貓,但那只貓不是他的。他說,那是街頭那個鄰居的貓,常常跑過來;所以他就開始買了貓罐頭。貓貓常常走過來,除了在花園,也會跑到樓上。那天我們小聚會,貓都在,牠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樣的躺。Prof S. 一家也喜歡那只貓,不是他的貓,但他養的貓。 說起紋身的事。前幾年一直有這個念頭,可惜一直都沒有狠下決心。紋什麼呢,這都是一生一世的事。結果都沒有做。那時候想在皮膚寫下「Les Fleurs du mal」,因為我喜歡 Charles Baudelaire。我現在還喜歡他,但我怕有一天我不再喜歡他;就像所有喜歡過又啟發過的人。但,他們都成為往事,成為過去了。 關於紋身,我想起了一個朋友。那才是剛相識沒多久,全部人一起去唱卡拉 OK。要去加洲紅,因為那裡才有他們懂得唱的歌。一邊大唱 Lady Gaga,又在扮 Justin Bieber。介紹自己的時候,翻開衫袖;看清楚手臂上的圖案。那是個女人,大長今那種女人。我著他說出每個紋身的意義。手臂上的是她的生母,他的母親是韓國人,他是個美國仔;雖然大家都覺得他長得跟 Mc Jin 一樣。不過他當時一句廣東話都說不出。現在可好了,懂得說恭喜發財和數不清的粗口。 另一個他跟我說,有只狐狸在窗在叫。很悽厲地叫。他還差點要以為搞出人命,是不是要死人了。他有一秒想過要打 999。(然後他說,999 是報警的號碼,他怕我不知道,因為不同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報案熱線;雖然大家都知道有 112 這回事,但我們還是習慣說 999。)他說他 even went on Wikipedia 去了解狐狸這回事,那是求偶的叫聲 Wikipedia 是這樣解釋的。 聊到文學的話題,說起科幻的小說,奇怪的故事;他說喜歡《Hyperion》。是 Dan Simmons 的一本書。 Background music: 蘇永康 – 老死

指縫之間的 Minor Classics

「在人生行旅的中途,我迷失在一片不毛之地。」-想起但丁的這一句。

聽歌。身在外地久了,就必然想聽聽廣東歌。其實,與其說是地區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懷念的味道。距離遠了,時間久了;不是遺忘,就是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