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讀:《The Perk of Being a Wallflower》by Stephen Chbosky

好友 KWL 給我傳來《The Perk of Being a Wallflower》,書的封面是一大片黃以及一張下半生的黑白照:是穿了西褲的一雙腿。比起最 classic 的封面,我較喜歡卡式帶的這款。 書看了幾章才知道是香港剛上映過的《少年自讀日記》,口碑不錯的同名電影《The Perk of Being a Wallflower》。作者是 Stephen Chbosky,我對他毫不認識;這枚在 1999 年推出的小說,就在拍成了電影以後成為了熱話。書寫得很好,先幾小章節就已經給我動魄的恍惚少年心情。從 Charlie 以無名氏方法寫的信開始,一章一章地跟 dear friend 說他的生活與成長。 那時候我們學習文本與電影的對照與分別,改寫的企圖與拍成的結果。回顧從前,我似乎總是很少看從小說改篇的電影;除了立即浮現眼前的《半生緣》以外,我似乎都沒有很留意從小說改成的影像故事。看一本書總不及寫一本書來得花費年月,拍一套電影總是耗費了許多人的許多年月。如果我擁有自己人生的大部分時間,我決定接受那些好與不好的故事與情節;這次就讓我看把書先讀完,再去看電影。

讀完《1Q84》

實實在在的讀完了《1Q84》,身上負擔的是一種沒有很容易被釋懷的失望。有時,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比從前更加的認同 CCL 的說法:村上春樹也許只不過是個寫情色小說的作者,而僅僅只是如此。(以下內容含劇透;慎入) 又在或多或少開始更加認同這個說法的時候,腦袋又湧起了反對的聲音。只不過是遇上不太如意的結局,我又怎能對從前帶起過的種種漣漪提出疑問呢。矛盾永遠是組織愛與恨的關口,一邊不滿意那個連 Little People 都沒有半分說清楚(或多一點暗示)就草草了結的故事結局,一邊又了解自己還是會繼續看他的書而同時期待那些叫我讚嘆的作品。 自我意識裡泛起沒有意識的矛盾、問號與理解: -Little People 呢,深田繪里子呢,先驅呢,BOOK 3 說完就完了。 -BOOK 3 似乎在差不多完全沒有進度的情況下不停描繪大家的內心以及簡單地介紹了很少部分的前進就完結了。 -NHK的收費員(天吾父親)跟牛河死了就死了,死了就死了啊。 -留在貓之村/1Q84 的東西就由得它們掉在那裡就好了,爬了高速公路邊旁的救生梯就忘記過去嗎。 -天吾君跟青豆的小生命會是怪胎嗎。 -ESSO 的老虎,啊,ESSO 會不會是軟性廣告(我是不是想得太多)。 -那支沒有開的手槍,又冷又硬的自動手槍;契訶夫不是說過要發的麼(你竟然真的說不發就不發)。 或者過份的期待都是摧毀的一種,只有放開雙手才可以獲得更多。(喜歡長跑的村上春樹應該還有發力的時間與機會,我一直的這樣想像!) -伸延閱讀:Memorable quotes for《1Q84》村上春樹 (UPDATED)

Memorable quotes for《1Q84》村上春樹 (UPDATED)

「或許不該見面的。天吾這樣問天花板。兩個心裡分別珍惜地懷著想見面的願望,但最後還是分離兩地會比較好吧?這樣的話可以永遠懷著希望活下去。那希望會成為溫暖身體軸芯的微小但重要的熱源。被手掌珍惜地圍護著,免得被風吹熄的小火焰。被現實的風一吹,可能就會輕易吹熄。」-村上春樹《1Q84》Book 3, p.415 「沒有那樣的前置階段,兩個人忽然單獨相見,要怎麼開口打破僵局才好呢?青豆無法預料。一想像到這裡,呼吸就變得激烈快速,頭腦開始恍惚起來。該說的話太多了。同時一到緊要關頭,又覺得沒有任何一句需要說的。好想說的,都是一旦化為遣言那重要的含意就會喪失的事情。」-村上春樹《1Q84》Book 3, p.403 「如果有所謂正確的事的話。」-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93 「在青豆周圍的世界忽而膨脹忽而縮小。就像好的心臟本身一樣。」-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92 「那有多痛苦,沒有經驗過的人是不會知道的。所謂的痛苦這種事情並不能簡單地一般化。各種痛苦都個別地擁有不同的特性。托爾斯泰名言的一段,讓我稍微換個說法,所謂快樂大多是類似的,但痛苦則各有微妙的差異。或許微妙得感受不到。你不覺得嗎?」-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77 「不,其中或許也沒有稱得上原因的東西。人生可能只是一連串沒道理,有時甚至可能極粗糙雜亂,只是貴其自然的發展結果而已。」-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36 「一旦開始期待,心就會自己跟著開始動起來。而且那期待落空時人就會失望,失望會喚來無力感。心會產生縫隙,警戒便會疏忽。對現在的我來說,那是最危險的事。」-村上春樹《1Q84》Book 3, p.312

讀書的早上

最近沉醉於日本推理小說,正在看江戶川亂步。我喜歡 Allen Poe,因為那時候在讀 Marvelous World, 只消一篇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已經叫我沉迷。最近別人介紹江戶川亂步,聽說亂步受 Poe 的影響深遠;所以我二話不說走了幾個書店,終於找來入門篇《D坂殺人事件》。 從小都沒有看推理小想的頭腦,看什麼電影或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什麼電視甚至是《刑事偵緝檔案》,永遠都不能猜出真正幕後黑手;所以,對於所有想料之外的結果個反差,總是極度津津有味。 慢慢回歸簡單直接的生活方式好像就等於尋找到真正的自我,拿著書的早上總叫我心情得以平靜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