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吃一點恐懼(4)

也許我們都太清楚機會不會陸續降臨,結果每個人都在失去過的以後竭斯底里的想要把握自己能把握的事情。能往前衝的時候我們往前衝,因為人生太短了,總不能再容下更多的後悔。

煙支傳來第三次,陸琳還是不懂得將煙抽下去。「I waste it.」她說。

煙紙裡藏住的大麻一直沒停的在燃燒,陸琳吸一口氣卻沒怎樣的把大麻抽下去。吸大麻的過程把口水都掏乾了;就正正只有口乾的時候,陸琳才覺得自己沒錯正在吸食大麻。

煙支回傳到約翰女朋友右手的時候,餐桌和飯菜都已經準備。玻璃盤子盛住的沙拉從右邊往左傳,每個人把自己需要的份量用勺端出,再把盤子遞到別人的手裡。才剛協調好左右兩手,下一款菜式又傳換到陸琳的手中。白酒換成甜甜的款式,多喝兩杯,陸琳的臉就紅得像胭脂過火的一樣。

安妮把甜品從廚房中拿出來,兩手端出來一個焗盤,上面滿滿是一個個的朱古力小蛋糕。朱古力小蛋糕上面是熱溶溶的朱古力醬,香噴噴的。火腿看著陸琳發亮的雙眼,「那是 space cake,雖然是你喜歡的朱古力味道。」「我可以吃嗎?」「嗯,不過不要吃太多。」火腿示意許可,陸琳便放膽拿起最近的一件小蛋糕。

陸琳面前的安妮是個比利時女生,臉尖尖的身型瘦削,頭髮顏色很淺很淺,穿著一件有帽的衛衣。陸琳心想,要是這個女生住在香港,一定會成為雜誌們喜歡的硬照模特兒。約翰說:「安妮做的蛋糕特別好吃。」其實太空蛋糕不難做,只是做得好吃卻有著難度。陸琳把朱古力蛋糕吃下,熱騰騰新鮮的小蛋糕特別好吃。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卻一點也沒吃到大麻的味道,陸琳挑了兩個朱古力醬最多的,差點忘了這是以大麻來調味的太空蛋糕。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