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學] 學校宿舍大概就是這個模樣 @Wadham College, Oxford University


那天跟友人說起牛津的校園。事實是我對這裡的認識還很表面,一直還沒能好好記住所有 college 的名字。腦海中只有幾個常逛的校舍,其他的呢?我不能從地理位置說起它們的名字,又或是不能從名字說起它們的實際位置。這大概跟我「無方向感」和「無記性」的特點相關。

差不多每個 college 都開放給大眾參觀,那當然有劃分成公眾的部分和 private 的部分。佔地較大的校舍開放的地方也較多,而事實上也不過只是大概放出十分之一左右的公眾位置;例如飯堂啊、教堂啊和花園部分之類;已經夠我逛上大半天。

WADHAM College 到底長怎麼樣?後邊的花園部分有個飯堂 / 開會的位置不讓外人參觀,大堂、花園兜一個圈以後就是私人重地了。落地玻璃的圖書館不向外開放,平台樓梯清雅秀麗。宿舍是一個個外展半圓入口,一棵有幾家,兩家為一戶。一戶共享 bathroom,但自己有自己的獨立房間(地方也算大,感覺上比起我家裡的單人房還要大一點點啊!)。除了沐浴共享比較以外,房子裡面要什麼有什麼一應俱全;衣櫥門打開,還有自己的洗手盆和自來水(非常方便)。宿舍房子的大小大概是以前在嶺南大學的四倍(以前要是兩人共享的一款)。窗戶非常非常非常的大,雖說沒有很開揚可是陽光非常充足!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生活] #20130909 - 就算不 let’s go 也 move on。

把頭髮剪了。多年來我都是個喜歡留著一把長頭髮的女生,好像只有二零零九年前往東京的那次把頭髮剪到這樣的長度。世俗裡或者都不把這當成短髮,但對我來說已經是接近最短的短髮了。 忽然流出好想剪的念頭。忘了自己先前好想試試 dreadlocks(當然事後討厭明白應該不適合我這種太喜歡享受洗頭過程的人);說剪,就剪了。我罕有地這樣爽快決絕。 一直好喜歡 off shoulder,這讓我想起懷舊世代裡的女孩們。復古的六七十年代,那種花布格仔的時代。《Midnight in Paris》的故事太狡猾,讓夢想都成真;可是現實世界裡只有 cliché 的白日夢。 跟 KWL 一樣是心靈調查部的團員,第六感很準確,心思細密(她做事絕對比我認真,我只屬選擇性細密)。層層地揭開奇怪的面紗,都怪我對小事太著迷。 「就算不...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