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現代藝術博物館 Test Run:印刷術交叉字母創作實驗

十一時就到了博物館準備,我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像做藝術的人(當然你其實也不是吧),很多認真的 artist 都穿得很像一個 artist。在博物館裡準備的時候都很興奮,那天主要是利用不同的印刷方法以及既有圖案做出不同的字母,也算是字型設計的一種吧。絲網印刷、過百年的機械或是借用彩色影印機(無限倍增放大都是我們愛玩的玩意)的幫忙;翻來翻去做出不一樣的東西。

在我們十個人合力做出不同又不一樣感覺的東西的時候,逛博物館的人就在我們身邊擦身而過;工作中的時候對面跳現代舞的女生就穿著彷蛇皮的貼身衣服在跳舞(結果大家都停下來看啊,定眼看真的時候都看到小女孩的雙手雙腳都在抖過不停)。很自由的空間,很自由的創作。大概路過的訪客們都看到我在雞手鴨腳地塗鴉吧,不過當時我太專注了,也沒有怎樣的看來訪遊博物館的人(就像我那次在逛的時候,正在埋首專注的人都沒有看到我吧)。主持人還邀請了一個路過的婆婆一起玩(大家都很興奮!),大家都各自用顏色來沾滿自己的生命。

很高興可以到博物館玩玩(關於 Test Run 的詳情可以按一下這裡),那天跟很多不同範疇不同屆別的朋友一起各自做出自己的小作品。我發現油彩啊、顏料啊都是可愛的小東西,有時不依照規矩來用也別有一番風味。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First Use of Delonghi Coffe Machine

從 dripper 到 moka pot,一直都覺得咖啡是個易做難精的工藝。有陣時覺得煮一杯咖啡需要那麼多步驟,倒不如不喝好了。只是,每一樣慢工出細貨的精緻都需要花費心神;每人都有懶的時候,所以懶的時候不如喝可樂或是盒裝檸檬茶吧,沖咖啡的確是需要心思細密的慢條斯理(至少我這樣的認為)。 喜歡沖咖啡就如喜歡編毛衣一樣吧,慢慢成就出來的事總是給我異常的興奮;況且比起編毛衣,咖啡已經快很多了。好與不好只需要付出一個幾分鐘。就讓人生繼續不務正業將時間都花在享受的過程之中,慢慢調放自己的節奏。 現在有這台小小的 delonghi,每天都要練習做好 espresso。 especially thanks Bil Gor...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