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ern food

[生活] 朋友來訪牛津:The Living Room 飯局

by

朋友們來牛津玩,一訂就訂了整條街的餐館(好誇張!)。最終選定了 Oxford Castle 附近的 The Living Room。 The Living Room 燈光偏黃,感覺就是很 classic 的一種西餐廳,面積頗大(好像還有二樓的 open area,但那天風大,都沒留意)。我們一行五人,要了比想像還要多的食物,開了瓶侍應生推薦的南非紅酒,很 fruity 很 fruity。 聊起在倫敦想要去玩的地方,我急著說 Lego Land。用玩具砌成的世界繽紛又美好,還可以住在 Lego 酒店;簡直是個樂也融融的舉動。看!我心境都像個十三歲的小朋友。 說到荷蘭和英國的差異,這裡比起歐洲容易適應/習慣;雖說我比較喜歡歐洲的浪漫風格和瀾漫的姿態。 當然,我最喜歡就是北歐,但漫長的冬天還是相當難過。也懷念他們的健康可樂。 酒喝了一點,晚風吹來;秋天似乎快要(還是已經?)來了。

#20130501 - 如果你覺得自己是 11/10 的話,已經 immediate fail

by

Awesome is a scale out of 100 not 10,如果你覺得自己是 11/10 的話,已經 immediate fail 。我一連幾天都在發奇怪的夢,責醒的時候還覺得有種奇妙的感覺,一大早醒來就什麼都忘記得一清二淨。在咖啡店發呆的時候,聽到有些上了年紀的女人在聊自己的兒子;誰誰誰在那裡讀什麼、忽然愛上做 gym 然後三十六吋腰都變成二十八的;買來一大罐什麼什麼粉沖來喝一直的只喝那個。沒完沒了。好無聊,但這就是生活。或者我四十九歲幾的時候都會說這樣的話,也會跟身邊的女人說女人最需要的就是 sunblock。 而我已經沒有再去做 gym 了;雖說會籍還在,但我已經打算要取消。我對某些事情的堅持還比我想像中更為軟弱,或者只有對那些我真切喜歡的事,我才能義無反顧地向前。運動,immediate fail。 已經過了那種會期待假期降臨的日子。心裡暗暗自滿覺得那似乎不錯是件絕對好事。只有想逃離自己正在上演的大戲的時刻才會渴望假期,如果我已經擺脫了這種想法和等待,或者就說明了我已經跳過對生活迷惘的死胡同。 有時候我會像一個小朋友一樣撤野,想要買新的玩具。為著我想邁進的其中一個沒可能的想像,然後你或者二話不說就陪我去闖了;雖說這可能是個不會達標的可能。 今年是…

Happy Easter 2013: Chilling at Oxford – Fire & Stone

by

復活假期的行程似乎是我來了這邊最忙碌的一段時間;吃吃喝喝跑出倫敦再跳回來,累得不得不嚷著早點著床入睡;疲憊但美好。整個 Easter 也沒有吃過家裡的東西,總是吃 burger、薯條、扒類等等的邪惡類食物,還喝了無限 milkshake。煎炸食物吃得太多了,回家後睡覺前肚子餓的時候就吃了個出前一丁;復活節一連幾天的假期彷彿就是我的增磅之旅。

#英國牛津 #20130320「問世間情為何物」

by

Whatsapp 組群裡其中一個男子組將我加入了他們的群組,已經不是第一群「男子組」將我加入在內;或者是我怎樣算起來都算是個很 man 的人,所以他們都不介意將他們的「男仔心經」以公開形式透露於我面前。

#英國牛津 #20130316 Happy Friday Brunch – Jacobs & Field

by

我想我真的很喜歡在大白天的戶外坐著,無論天氣是不是很冷。其實是有點不習慣的,荷蘭的 outdoor area 處處都是電暖爐,而且是非常強勁的一類;無論坐著還是走來走去都好,也一樣溫暖。這都是北歐附近,或是荷蘭在嚴寒裡最好的優勢。其實英國也有暖爐,不過宏觀來說,總不及荷蘭來得大規模(還記得跟大家在火車月台像吃火鍋一樣圍著柱體暖爐取暖的可愛時光)。

Boom! 1/2 Anniversary 牛津藝術食店 The Jam Factory Restaurant & Bar

by

不知不覺原來已經結婚半年了,沒想過光陰似箭這個詞語總是周而復始地出現在的身邊。我們兩個都是沒頭沒腦的人,紀念日記不記得紀念也很難說清。就像我今天才忽然想到結婚半年;原來,沒心肝的也不一定是男人,女人也可以大頭蝦。他問我半年那麼快了麼,然後拋出一句,還有大半生光陰,半個年頭濕濕碎。

英國|牛津學生們喜愛連流的酒吧:The Swan & Castle

by

我相機的鏡頭蓋還是必須經歷失去的一環吧。已經掉過了許多次了,每次都得不知那裡忽然冒出來的好心人把它拾回。再次掉失了我已經覺得再不新奇;又不是新鮮事,就由它去吧。不過,我只是沒想過,這次沒有在身旁冒出一個好心的陌生人,而它的的確確在我面前消失。嗯,就由它留在 The Swan & Castle 吧。 The Swan & Castle,第一次到牛津的酒吧;感覺讓我想起那次香港灣仔的 VANS 派對,人頭湧湧水洩不通地擠塞在櫃位前面。這邊的他們用同一款玻璃瓶來盛載不同的 draught beer,收拾的時候就一個疊一個的往高處發展。不禁讓我覺得天冷的時候人們真的變得很能喝,檯面的酒杯一個一個的愈疊愈高。 沒想到英國人沒到九時就已經喝得有點糊塗了,不知道是不是大學區的原因,酒醉了的人似乎特別多。我們跟幾個同樣在牛津大學讀書或工作的人小聚,五湖四海的;也許整個酒吧都只不過就是學校關門了的以後另一個聚腳點。 我們還沒吃晚飯,就順便在這裡吃 pub food。以 pub food 來說,我們也沒有對它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侍應為 44 號檯的我們送上了簡單的 gourmet…

[香港][灣仔]當老當舖轉化成英式餐館:The Pawn

by

老當舖轉化成英式餐館,從前的和昌大押已經變成為今天的 the pawn;舊面目叫人懷愐,不過歲月褪去以後留下的東西已經再不一樣。 於 1888 年至 1990 年代建成,由四幢相連陽臺長廊式樓宇組成和昌大押由填海而來。建築風格結合中西特色,這裡的木檯、以自然光點綴的下午以及露天茶坐的位置都乎合我的口味。我最喜歡這裡的環境和甜品,朱古力蛋糕配以朱古力慕絲及朱古力條,味道和層次變化極多,香濃而口味豐富;只是麵包和牛油還應該可以再好一點。 The Pawn ADD: 灣仔莊士敦道62號 / 62 Johnston Road, Wan Chai, Hong Kong TEL: 2866 3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