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Kingdom

[英國][咖啡店] 古董咖啡機沖調店【Brew】

by

我一直都是個不太喜歡主動走出 comfort zone 的人,很好的東西和事情我都想保留、維持原狀動也不動。除非有什麼額外的動力,沒有 trigger,我總是喜歡在自己的小圈內徘徊。或者不往外走的是種滿足,可能還是半個優點;但向外郁動卻是更大的前進步伐吧。

[英國 / 生活] #20131105 尋找新的咖啡店

by

昨晚聽到一個讓人非常興奮的消息(我得承認同時也好 shocking),遇上快樂事總是讓人覺得生活太美好。明年初或者會飛到比時利或法國,心裡默默地尖叫好期待!話說回來,還有幾天就飛香港了;心裡一直想念那些無數好想吃的東西或者跟大家亂說話嘻嘻哈哈渡晚上的畫面。床上沒睡好以前我還在數算自己會逗留幾多天,沒料到去除了台北一程以外就只剩下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現在想來實在太少)。 牛津晚上只有二至五度,睡覺的時候還沒打算開暖氣(是我變強壯了嗎);往年這個時候我已經不得不把暖氣長開難得理會那乾燥的鼻子和皮膚。沒料到這年冷得比較自然,我覺得自己還能耐得住。前幾天出發去找新的咖啡店,這裡有賣自己烤的麵包,也有提供 all day breakfast(如果我知道有早餐吃的話就必然會空著肚子來)。 忘了看店鋪的名字,但位置就在牛津市的 Little Clarendon Street,木製的傢俱好溫暖;小小的 brownie 分開有 nut 和沒有兩種,適合我這種揀飲擇食的人。 順便說說無關重要的分享,最近很喜歡聽 Mr. Children;特別是這一首《抱きしめたい》。

[生活] 朋友來訪牛津:The Living Room 飯局

by

朋友們來牛津玩,一訂就訂了整條街的餐館(好誇張!)。最終選定了 Oxford Castle 附近的 The Living Room。 The Living Room 燈光偏黃,感覺就是很 classic 的一種西餐廳,面積頗大(好像還有二樓的 open area,但那天風大,都沒留意)。我們一行五人,要了比想像還要多的食物,開了瓶侍應生推薦的南非紅酒,很 fruity 很 fruity。 聊起在倫敦想要去玩的地方,我急著說 Lego Land。用玩具砌成的世界繽紛又美好,還可以住在 Lego 酒店;簡直是個樂也融融的舉動。看!我心境都像個十三歲的小朋友。 說到荷蘭和英國的差異,這裡比起歐洲容易適應/習慣;雖說我比較喜歡歐洲的浪漫風格和瀾漫的姿態。 當然,我最喜歡就是北歐,但漫長的冬天還是相當難過。也懷念他們的健康可樂。 酒喝了一點,晚風吹來;秋天似乎快要(還是已經?)來了。

[住宿] 牛津監獄酒店 Malmaison Oxford

by

在 Oxford 有幾所不錯的酒店座落在非常核心的地區,Malmaison Oxford 就是其中一個。座落市中心大街的末端,鄰居幾所小餐館、咖啡店及酒吧。只消小幾分鐘就走到正中牛津核心,地理位置大勝。 Malmaison Oxford 就在 Oxford Castle 裡面。城堡裡頭是一個維多利亞式監獄改建的酒店,據說這個維多利亞式監獄由 1071 年開始一直啟用九百多年直至 1996。改建成酒店以後在 2006 年正式開放,所有房間保留舊有的短門設計,樓底不低,門口卻比所有在英國看到的大門較矮。昏暗的格調,格局完全就是心目中經典古老監獄一樣:監倉改成睡房(我們猜測,大概由最少三個監倉改成一個酒店房間);行刑室改為辦公房。 酒店盡量呈現出舊布監獄風貌,左右兩排房間依監倉排列一樣沒變,配上中間的懸空明梯;顏色以黑、白、紫為主,摩登時尚。房門門鎖仍然保留舊有模樣,木門中間有個小窗,是從前看犯用的小洞。房間同樣是白和暗紅/紫色為主,保留昏暗的設計,窗口明亮地透進自然光非常舒服,房間內還保留舊有鐵欄在天花。只要到過一次,這裡又時尚又摩登的氣氛必定會讓你特別喜歡的。 Malmaison Oxford ADD: Oxford Castle, 3 New…

[郊遊] 上一場五百年的英國藝術史:Tate Britain

by

呼,很久沒到博物館了!今次的目的地是從來都沒有到過的 Tate Britain。 British Museum 和 Tate Modern 都是讓你逛一整天都逛不完的博物館,是個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種類;相不起荷蘭有些兜一圈就完了的超不實在博物館完全不一樣。這次選擇了一個面積沒那麼大的 Tate Britain;雖說沒有那種讓你走一天然後崩潰的氣勢,卻不是個能夠快步完成的級別。 座落 River Thames 邊旁的 Tate Britain 距離地鐵站比較遠(或者是因為我在 Westminster 站下車的原故?),路過一大堆商業大樓之後就會看得見;旁邊有個漂亮公園,也正在建超豪華全宅。適逢 Tate Britain 正在翻身,外牆都用木板圍好;但一樣照常開放。 由於前往途中肚子餓想吃茶點,就在附近的小…

[郊遊] 你說把我帶來未知的臨時展覽去: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2013 @Kensington Gardens

by

YELLOWBEAN 說,不如跑到 Hyde Park 中間那個 temporary 的展覽去。我說無所謂,我只不過想在日光之下散散步,前往那裡都一樣好。結果,他混亂的語言沒有正確地表達他想往那裡去,而我也沒有想過要搞清楚目的地。隨他去就好了。 走過了半個 Hyde Park,才知道自己身處 Kensington Gardens。他要領我去的地方,原來就是 Serpentine Gallery 找來日本建築設計師 Sou Fujimoto 所製作的 Serpentine Pavilion。六月看到了新聞稿的時候(回到那時)就想來了,卻遲遲沒有動身。沒想到,一週年的時候我們如此心靈相通。看到他那副以為找到個彼此間沒聽說過的 pop-up 展覽的自滿表情,就知道他完全忘記了我說過要去看一下的那段話,好傷心(笑)。 “It is a really fundamental…

[呢喃]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by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刮風/颱風: 忽然好想念騎樓無窗,刮起颱風時會將東西吹倒的日子。大風時木門會搖搖搖嘭嘭嘭,起勁的起勁,雖說好麻煩但是蠻好玩。這邊沒颱風,最近有點涼意,太陽在的時候三十度,起雲的時候二十度;風沒有荷蘭那邊強大,倒是正常天氣。 他們吃兔肉: 他們吃兔肉!其實我看他們吃兔也就等於吃素的人看我吃牛一樣,自己也是個吃肉的人,本就不應太驚小怪。只是,不知從那時開始特別喜歡兔子的我(其實只不過是喜歡卡通兔子);覺得吃兔彷彿就特別殘忍。也想起很多年前,只養過的小兔結下那很短暫的緣份。然後,每次在餐廳點餐的時候都要份外小心,格外留神。 地產霸權: 那都不只是香港才發生的事。牛津裡歷史悠久的 Covent Market 都遭遇相同扼運。那裡全部都是小店,紛紛都被迫遷。那個小街市其實每天都人頭湧湧,只是別人的眼裡看到的是更大的黃金,其他的故事彷彿都沒意義了。 小草: 這邊有很多被修成球狀的小草;我特別喜歡。我忽然好想下星期來修草的園丁先生可以將家外的草牆修成人家圓圓的模樣。那就成了我心裡最可愛的裝飾品。 掛號信: 受不了英國的郵寄服務。從香港寄來的掛號信件,竟然可以送到同一條街的另一個地方去。啊,那是掛-號-信啊,需要簽收的一種。平日將信亂投我也可以隻眼開隻眼閉,可是這是重要信件。要不是友好的鄰居拍門把信送回,那我從香港寄來的新信用卡就從此失蹤。 雙重認證: 銀行的雙重認證的小機出了問題,登入不了。致電到客務,他們把我當成不懂得用電腦的人逐步逐步來教導。我重申,我很清楚是小機和戶口的配合有問題,因為小機的數字無論輸入幾多次都被指為認證出錯。他最終接受了我的看法,重新將我的戶口與小機連接;沒事了。 電話月費計劃: 剛撥號到香港將雙重認證小機的事辦理好,就順道致電手機服務公司。我說手機的上網服務通通我都不需要,只保留號碼和漫遊就好。非常爽快的服務員二話不說就將手續辦好,比我想像中還要方便快捷。而我在這邊的手機電話號早就廢置了,倒是沒有用處;反正上網發訊息,用網絡打電話也夠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