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Kingdom

英國牛津|學生們喜愛連流的酒吧:The Swan & Castle

by

我相機的鏡頭蓋還是必須經歷失去的一環吧。已經掉過了許多次了,每次都得不知那裡忽然冒出來的好心人把它拾回。再次掉失了我已經覺得再不新奇;又不是新鮮事,就由它去吧。不過,我只是沒想過,這次沒有在身旁冒出一個好心的陌生人,而它的的確確在我面前消失。嗯,就由它留在 The Swan & Castle 吧。 The Swan & Castle,第一次到牛津的酒吧;感覺讓我想起那次香港灣仔的 VANS 派對,人頭湧湧水洩不通地擠塞在櫃位前面。這邊的他們用同一款玻璃瓶來盛載不同的 draught beer,收拾的時候就一個疊一個的往高處發展。不禁讓我覺得天冷的時候人們真的變得很能喝,檯面的酒杯一個一個的愈疊愈高。 沒想到英國人沒到九時就已經喝得有點糊塗了,不知道是不是大學區的原因,酒醉了的人似乎特別多。我們跟幾個同樣在牛津大學讀書或工作的人小聚,五湖四海的;也許整個酒吧都只不過就是學校關門了的以後另一個聚腳點。 我們還沒吃晚飯,就順便在這裡吃 pub food。以 pub food 來說,我們也沒有對它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侍應為 44 號檯的我們送上了簡單的 gourmet…

#英國牛津 闖蕩牛津 1.0

by

已經來了一個星期,英國的天氣還是老樣子的天陰潮溼,整個世界就好像被蓋了一層薄紗,霧裡看花花非花。英國對我來說,太潮溼了。一直在香港,都已經是個喜歡以抽濕機為伴的個體;水份太多的日子,總叫人透不過氣來。英國比起香港,當然更潮溼。窗邊的倒汗水,衣服半乾未乾地掠曬;一直以為「倫敦總依戀雨點」卻沒有想到水氣過盛帶來的可怕。要接受一個城市,就要從最基本的弱點著手。英國雨粉飛飛濕度高,整個就像是洗滌後待乾的海綿。Dr. Yellowbean 每早醒來總會為窗戶抹去多餘的水份,我們有時會用熱風機吹乾久未掠乾的襯衣。

#英國牛津 在 Bury Knowle 公園漫步

by

住的地方外牆正在翻新,小花園還停泊著一輛藍車色的巨型吊臂工程車,雖然草坪還是鮮綠色的惹人喜歡,不過天氣太冷了;還是不適合躺著曬太陽。如果我沒有錯過這裡的初秋,我定必在每個太陽支援下的溫暖下午躺在大草地上睡覺、讀書、聽音樂或發呆。就算只不過是發呆,生活也不過太美好了。

#英國牛津 沒有互聯網服務的迷思

by

家裡還沒有互聯網服務!我以極龜速的閱讀速度翻閱《1Q84》。也正好有把書本帶在身,否則我也只好漫無目的的在思想的領域以不同方向無限前進。一直就是不忍心青豆即將離開而無法完成《1Q84》的,這個擁有兩個月亮的世界應該以怎樣的方式畫上句號呢;看來我需要以精雕細琢的程度咬文嚼字地將它完成。

在天氣很冷的時候:Burberry Acoustic – ‘Yes, Yes, We’re Magicians’ by The Crookes

by

這幾天我跟 yb 都在談論 Burberry Acoustic。已經維持了差不多一年半(在 2010 年 6 月開始),Burberry Acoustic 仍然繼續給我們帶來很多不同類型的英倫音樂。Burberry Acoustic 由 creative director Christopher Bailey 嚴選一些極具潛力的新興樂隊參與拍攝,他們整個在 youtube 的戶口全部都是很好聽的歌和拍得很好看的 video,而且無間斷地更新著。 天氣冷了,我喜歡的是這個:Burberry Acoustic – ‘Yes, 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