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man

[日常] 他給我送這個!我的最新好友:Bed of Nails

by

某個夜晚 YELLOWBEAN 忽然跟我說給我買了小禮物,說明天 doorbell 響的時候就會送到。叮噹!他竟然偷偷給我買了「Bed of Nails」!
先前某晚 pillow talk 的時候說到我多麼想要 Running Man 裡面出現的腳底穴位按摩墊(那次 F 先生從香港過來,就要想他幫忙為我在香港選購,可是就是沒有韓國版本的那款)。

|生活|#20140113 碎語

by

DETAILS: H&M Coat, shirt from Taipei, Clarks Boots, Dr. Martens Backpack 「不作死就不會死」,大概就是說不作無謂抗拒就不會死的意思。沒意義或衝動的無理挑釁反而會遭遇更惡劣的結果。 一連幾天都跟 Yellowbean 在追看《American Horror Story: Coven》Season 3,Season 2 實在是比較爛,但 Season 3 開首就有強大引力,同時我喜歡劇裡加入笑點;看得人很輕鬆舒服。(而且從…

[生活] #20130921 - 中秋前後

by

那天長途電話,才被告知星期四(前天)是中秋節。 剛剛在廚房的窗戶無意中看到月亮又大又圓,低得像在個可以伸手觸及的位置。 將機票的時間弄錯了,一直以為是下星期二;心裡還一直焦慮怕太趕。 雖然如果要再買新手機的話,也許還不會繼續留在 apple 的世界;可是新的 iOS7 還是挽回失落的心。 我是手腳冰冷的類型。睡覺的時候從小腿開始變凍,腳掌都像冰。還對改善身體的補品完全抗拒,只喜歡吃沒有益的食物。 沒事無聊的時候我都愛看《Running Man》。沒頭沒腦地埋頭看看無里頭的小節目,看著每個人很對應地投入自己的角色;還拉著 YELLOWBEAN 陪我看。有時還會就著劇情來討論,我的確看得好認真。

[北韓] 香港男孩從北韓回來 II:十七個站的平壤地鐵

by

我發現大多數人在北韓旅遊的時候都是住在平壤羊角島酒店。據說以朝鮮的標準,這羊角島酒店大概是四星酒店。他們指羊角島酒店左右兩卣的外牆後面是真空的,純粹粉飾門面。順帶一提的是,我在搜尋羊角島酒店時發現「羊角島酒店5樓」為熱門搜尋字組。看了相關報導,才知道據說五樓是用來監聽和監視的地方;所以電梯不能直達、外人禁步(按此看東方日報報導)。

關於最近 #20130718

by

一再把頭髮染淺,為的都是紅色頭髮。可惜,紅色的頭髮都不持久;我在寫這篇 blog 的時候;頭髮上的紅色已經褪得七七八八。以為生日的時候還可以留著一把紅色頭髮,但看情況,都是沒可能的事。 太陽持續出現一星期;這裡有裡三十度的高溫。我所期望的夏天終於來臨。 練琴的事,進度很慢。終於,開始練習第三首歌。 連續聊一小時的電話是很疲倦的事,聊完了我還要吃晚飯,香港的人卻可以大睡的去睡。 最終,在朋友們強烈推薦下看了《Running Man》。本來我就是個無辦法追看電視節目的人;一直以來,除了在 yellowbean 陪伴之下成為了動漫觀眾,也沒有找尋電視節目的熱情。而且我是那種追節目追得不全面的人;可以連續看了十幾集,最終放棄大結局。或者小時候都被《超過無敵掌門人》洗禮過,都對這種節目沒有好感。而且香港還把這種以遊戲為主的節目愈做愈爛;賣弄色情,一點都不好看。 但《Running Man》的確好看啊,他們把遊戲包裝成小故事;遊戲間的連貫性強了,角色之間的比賽就更真實好玩!而且這是我第一個看的韓國電視節目;因為我是個連韓劇都滴水不沾的冷血兒童,那種需要哭乾的浪漫都不適合我。 結果,人在異地反而更投入亞洲文化。一邊在覺得宋智秀長得好漂亮的同時,一邊覺得李光洙的角色定位非常 GP;最後發現了原來能力者是歌手(震驚)。 啊!還有,KP 說要我看《進擊的巨人》。

#20130627 - 我們「咪又係人一個」

by

來說說近況: 那個關於 46F 的小說寫好了,終於。改了幾篇以後都頭昏腦漲,基本上也沒有完全改好的可能。老師說要寫長篇,所以我試著寫長篇;不過還未夠長篇;但比先前的長篇一點。 我終於取消了 gym club 的會籍,不是不願意跑,只是不喜歡從家到那邊的路程。回家洗澡又覺得汗太黏,在那邊洗又不願意;說到尾我都只不過是懶惰;什麼都是借口。 外國留學生的共通點都是在覺得寂寞的時候找到無數日本動漫打發時間,直到無可奈何的時候就翻翻無線劇集;前者可以看一下久沒露面的中文字幕,後者可以聽聽久違了的廣東話。所以,最近在大家瘋狂轉發的情況下,我有看《求愛大作戰》。 我不批評追種節目造假還是認真,也不好說那些是低俗還是現實。我只記得當中不知道是誰說過了一句:「咪又係人一個」。比較都是沒必要的,誰跟誰之間都沒有不和諧的需要;我們「咪又係人一個」。 然後,朋友大推《Running Man》,而其實我不知道 Running Man 是什麼。 其實我很少致電返港,除了屋企人。月費是繳了,但電腦太方便;撩撩手指就可以發個信訊,whatsapp 更可以在你或我睡夠了以後才覆。weChat 的對話又覺得尷尬(奇怪的想法),結果我的確遠離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