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音樂娛樂|在虛偽滿瀉的世界勇敢做自己:大城最終沒有埋沒你的聲線

by

當我說我要寫這個 post 的時候,朋友說這似乎不太合乎我的慣常的風格。會有這麼脫軌嗎?我不過就是跟大家一樣會為茶餘飯後的細碎而執著,看到不公義而憤怒、看到悲劇而傷感、看到快樂事會喜極而泣。只不過負面情緒我避免劃下太多筆跡;但正能量始終是動力的來源,多寫無壞(娛樂版這些年來已經很少叫人覺得感動)。

[音樂] 星期一聽聽歌:世界裡的悲劇男主角 Tobias Jesso Jr.

by

一個組 band 拿下了世界乜乜乜樂團大獎的男孩,卻沒運走上一條平坦道路。紅不起來就再見,都是樂壇定律。然後遇上某個熱愛音樂的有錢女拿著家裡的錢請他從加拿大到紐約來製作音樂,少玩幾回覺得沒趣了,有錢女又回去讀書。他一個人,打算從事幕後制作,重新做起。某天他騎著單車遇上車禍,血流披面的時候司機絕塵而去;他躺在地上的時候更看到有人把他的單車踩走。

生活就是散步公園回家 / 我們永遠是這美麗世界的弧兒

by

天氣好的時候都喜歡走路,戀是覺得動一下身子感覺比較健康。心裡也一直很喜歡這個山頂公園,往天夏天說要在這裡野餐就跑來這裡野餐,結果當時盛夏還沒來到,山頂上面猛風吹啊吹,根本就沒有了那種瘋狂熾熱太陽萬歲的感覺。後來每每遇上好天氣想散散步就從山下走過這大山公園回家;草坪躺得暢快,也會遇上主動親人的小狗。一望無際的小山頂,除了天空上的一片藍,也都沒有多餘的東西了。

星期一聽聽歌:來自英國的樂團 Palace 最新單曲《Veins》

by

因為一首歌愛上一個人、一個樂團或是一種風格;對我來說,都已經不是新奇事。

在我最近無限 loop 那近期喜歡聽的 Passenger 以後(按此回去舊文:星期六聽聽歌:Passenger 最新正能量大碟《Whispers》),觸動神經的是即將會在 10月 20日推出 EP 《Lost In The Night》(按此預購)的樂團 Palace。

音樂響徹整條大道才是皇道 週日恰巧鑽進牛津Carnival

by

上星期在路邊的小牌看到了 7月 5日是 Alice Day,7月 6日就是 Carnival。不看童話如我,實在對愛麗絲日毫無興趣。5日那天陰晴不定還下了一場雨,雨後我們走路下山到意大利小吃店打算買 tiramisu 卻吃閉門羹。World Cup 開鑼以後凡是有比賽的日子,他們都會在大門掛著一個 “Come Back at 5pm” 的牌;可是我們 5pm 也要去看足球啊怎來買蛋糕。

[英國][音樂會] WARPAINT 音樂會@ Oxford O2:Love is to Die, Why Did You Not Die

by

這裡包括了音樂會未開場就過後自 high 的青年們,也包括了未渴就醉瘋了的少男少女;有一個立即換上 Warpaint 汗衣的男子和他的女朋友,有一個 high 得把頭 fing 得半甩的安德尊。Warm-up band 還沒唱完,大家都已經進入半瘋狂狀態。

[唱片] 為生活吶喊:Senseless 同名專輯 ‘Senseless’

by

忘了是那一次,他們在街頭表演,西洋菜南街,我在港島跟朋友吃飯,到旺角的時候他們唱完了。然後工作關係我想要介紹香港地下樂團,我純粹挑選兩組我喜歡的樂手。無關係於他們有沒有足夠多的公開表演,也無關於他們有幾多名氣或是有幾地下幾收埋收埋,也無關係於他們彈得有幾出眾或是有幾甩甩漏漏;我就只不過單靠自己心裡的那份純粹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