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2011

你將害怕都當成等待

by

屯積著一點黑暗;你推開一扇窗,窗外無法擠出半刻明亮。燈光效果似乎無法有一點幫助,你拉著那只比你大的手,感覺好像太陽以後都不願意再出來一樣。

崩壞

by

那不能自控的情感,過份刻意的冷靜和絕對的空白;這種情緒化太可怕,連我自己也矛盾得沒辦法接受和妥善處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