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schede (恩斯赫德)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4:Enschede 裡的 Van der Poel 和 Dille & Kamille

by

晚上睡到一半,覺得悶熱;想一想是不是暖氣溫度過去,又或是沒開窗所以覺得空氣不流通。結果都不是。某程度上自那次以後我到底有一半時候都是這樣的,吃的過多我都抵受不住。身體感覺怪怪的,卻說不出因由。或者想作嘔,或者覺得心口好悶。結果,我半夜起來還是跑到沐浴裡嘔吐,就像先前幾年的狀況一樣。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別天醒來又好好的。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2:回到 Enschede 那一直沒變自由自在的國度

by

Mr. F 的家仍舊跟從前一樣沒變,大廳裡有張非常溫暖的懷舊大椅,像電動按摩椅模式一樣巨大的的古舊椅子。茶几沒了,客廳變得更大,邊旁的位置擱著上次留下的 ukulele,電腦變細了;那個 magic box 收到安全的地方(大廳左邊的暗門位置)。下機以後花了漫長的時候來乘火車,什麼都沒吃過。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1:從英國到荷蘭

by

從意大利回來的時候,已經七勞八損;我是屬於那種終於疲勞轟炸自己的那種人。在可以去到盡的時候永遠去到好盡,那是我的本性,也是我暫時對人生的最大堅持。結果在意大利逛盡了所有力氣,回家後整整花掉了三、四、五日終極休息以回復體力。然後不足一星期再起程出發;這趟,是荷蘭。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5 Enschede 的重點 ijssalon

by

距離 Twente Univeristy 最近的小鎮是 Enschede,基本這是個極為鄉下的小鎮;如果用來探討米地文化的話,這個鄰落德國邊邊的小鎮的確最好不過。 為人熟識的或許是紮根這裡的舊寶麗萊廠又或是 H&M 的核心據點(事後知道 H&M 的 PR 竟然會到 Enschede 工作交流)。荷蘭政府有嘗試把 Enschede 塑造成東邊的阿姆斯特丹;當然,很遺憾,我個人認為從來沒有成功。 跟 Amsterdam 相比起來,Enschede 絕對是個悠閒又清幽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天與地的分別,完全不能相題並論,住在 Amsterdam 的同學說,每次來到 Enschede 都會覺得很雀躍,因為對他們來說,到邊郊郊遊,而這裡是他們心目中一個很好的渡假勝地。…

牛津小小節日慶典:Bonn Week

by

周遭都是海報說明週末是 Bonn Week;一連三日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慶祝,包括我最喜歡看的民族表演。是小城的格調吧,這種慶祝都不是太型的,躲在與世無爭的一個角落,賣力地自成一角。對比起在大街上的擺賣、雜技或是賣唱的人群;小城自己的事就是它們自己的事,大街上的都是給遊人和旅客的。 但若然要問,從前住的 Enschede 有趣還是現在住的 Oxford 好玩;我會說荷蘭人真的在玩的一面比較擅長。面對他們勞師動眾地慶祝的確就是非同小可的一種,只是小小的節日就有非一般的排場;這都是 Enschede 的特色;這都是跟牛津不一樣的地方。大概這都是學院為主的小城的特色吧,遊戲和讀書並重的地方總不會像開放如此的荷蘭一樣叫人玩得忘我。 不過他們都賣力地將舊有習俗和民族力量呈現人前,搬來了稻草在街頭當長椅;不同年紀的男孩(以及伯伯們)都跳起民族舞蹈。值得一說的是他們的帽子製作超認真,而且每一頂都有不一樣的花朵。超-級-美,我好想擁有啊。 還想說的是,那件 Levi’s 的單寧外套我買了之後實在十分喜歡,牛仔布這回事我深信要多穿才會服從自己的體形,所以我開始了操練它的生活。差不多每天都在穿。在這種十五、六度卻陽光滿滿的天氣就最適合不過。另外,Moo-Moo’s(相關舊文)是我的新寵。基本上每個下午 Moo-Moo’s 都會大排長龍,大家就是要喝它們家的奶昔。我知道愈喝就會長得愈胖,只是美食當前我還是沒有忍口的能耐。

#英國牛津 #20130425 眾街頭賣藝者

by

牛津街頭總是不乏夾道表演的人,周末的兩條大街滿佈是賣唱賣藝的個人表演或集體賣藝,圍觀的人很多。除了有必然出現的民族樂器團(雖說我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民族,不過這著踫到的跟 Enschede 常見的是同一種類;奏的也是同一支歌),結他合唱小組和拋火球的雜耍人(還有踏綱絲拉小提琴的人)。

#荷蘭 Chapter 5 – 3FM Party!

by

回到荷蘭最重要的事就是跟一班好朋友 hang out 一下,多多少少一年沒見面,大家卻一樣沒多變;這種感覺真好。我們全數出動於 Frequencies – 3FM – Serious Radio Let’s hear it for the babies! 的大型派對。聽荷蘭的朋友說,這是電台每年都會舉辦的活動,在不同小鎮輪流舉行。這次的據點是 Enschede,沒想到我們這個偏遠小鎮(他們說是東方 Amsterdam)也會分得一杯羹。荷蘭本土的 celebrities 在大大個的透明玻璃屋進行真人騷,入夜後 town centre 還會擺放很多攤檔和一個個大大小小臨時搭成的…

#荷蘭 Chapter 2 – Enschede, The Netherlands 我最愛的便宜飛行伙伴 easyJet

by

Luton Airport 的確是個很小的機場,也就是說簡簡單單的從外邊走到裡面,又或是從 check-in 的位置進入禁區都是很近的距離;好讓我這個事事總是最後一刻才趕上的人不需要在機場裡跑來跑去。說起我的確是出門就會遇上麻煩事的個體,先不說兩年前遇上的火車懷疑有炸爆的恐怖襲擊,也遇上過忽然修路的火車要迫使我急忙之下出發去酒店住上一個晚上。前往機場永遠都促成了一個難道題(按此),每次只好 finger crossed。

下星期回荷蘭

by

還有一天就會飛回荷蘭,感覺非常爽快。一來我已經開始想念那邊的風光,二來我跟大眾朋友的會面絕對又是另一個高潮所在。已習慣的大街小巷,已清楚的細節也許遂步遂步的在變遷,我知道 Enschede 已改變了許多。離開以後小鎮有很多新的發展,包括多了一座百貨公司。嗯,我想念那邊的一切小事。懷念那邊的超級市場,甚至想念那邊超市推出的罐頭湯,想念 HEMA 的沐巾,冬天的 oliebollen,冬日露天市場、那邊的鮮花、誤點的火車、醉酒的人……甚至 Zwarte Piet。 那邊還好嗎? 保持想念。

#英國牛津 #20121211 - mini orchid 的名字叫小菜蘭

by

脫離了荷蘭的生活,回到香港以後,只買過一兩次花。一來就是生活忙碌得很,偷閒的時候我都情願吃吃蛋糕睡個覺,二來就是家住的附近沒有很大型的花店,而最大型的一所都在我搬回香港以後關門大吉。 相比起 Enschede 的花店,Oxford 的店點明顯比較遜色。花類的品種不多,顏色選擇不多,臨近聖誕節就多了一些大紅聖誕花,但還比不上 Enschede 的 weekend market 那種墟冚的場面。由於買回來的鮮花來來去去就只有玫瑰和菊花可以選擇-基於中國人的本性,菊花根本就已經被剔出選擇範圍以內-,也沒有換花種的期待。所以,慢慢就打算轉移興趣,從擺放一枝枝觀看的鮮花轉為種植盆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