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sterdam (阿姆斯特丹)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6 寂寞的紅燈區和 cliché Coffee Shop

by

這邊的空氣我斷斷逐逐的呼吸了兩年,可是應該怎樣寫阿姆斯特丹呢,還是一直存在無限疑惑。 初來埗到的時候,阿姆斯特丹對我來說是個燈紅酒綠的城市,到處都是群起的青年,雜亂又嘈吵。位於正中心的道路是條擠擁得讓你透不過氣來的大街,是無限個意料之外。 我當時的確是如此這般解讀這個城市,也覺得這種繁囂完全不適合我。那次到達阿姆斯特丹後,還刻意把行程縮短,退減了酒店預定的房間,拒絕停留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奇怪地方(龍蛇混雜?我當時的確太純情了,天真的覺得那裡倒得天昏地暗)。故事當然風迴路轉。然後?然後我一次又一次回到這裡,還不知不知毫無預示地分毫不差的愛上這個城市。或者是奇異,又或是戲劇性;只是,比較起第一次踏足這遍土地的感覺,最後我的確愛上這裡發生著的所有事。這個自由又豁達的國度將我徹底的征服。 與其說這個城市狂亂或雜亂無章,倒不如說這裡有種引起人們內心激情的原始味道,濃郁卻溫暖。這裡的建築首先勾起我的驚嘆,心底裡曾經不停反覆地疑問世界上所有的宏偉建築是不是都由外星人建造;我仍舊無辦法明白為什麼同為人類的他人竟然可以用自己的一雙手完成這樣的巧奪天工的精緻的藝術品。 這個城市好像有萬有引力。 城市的秘密一早坦蕩蕩的展示於在孤寂的建築物上,大千世界就由無數的孤獨組成;值得我們親身發掘,親身去感受一片能夠與你交換溫柔的大地。當火車駛進阿姆斯特丹車站,便注定進入這片喧鬧繁囂的世界。整個荷蘭最繁榮的地方,第一大的城市;甫一步出這個由八千六百八十七根木樁支撐的舊文藝復興車站,眼前盡覽只能屬於荷蘭的運河。運河上長年累月地停泊提供觀光服務的小船;欄杆旁邊滿是荷蘭人引以為傲享負盛名的自行車(荷蘭出產的單車在歐洲城市來說擁有相當的名氣啊)。 提供導覽的小船為全玻璃屏幕設計,讓人三百六十度全天候觀摩阿姆斯特丹的景象,以水平角度剖析這個繁華都市。夏天時涼風送爽;冬季天氣寒冷,船內暖氣與外邊引起反差,可能會形成一道阻隔風景的討厭白霧。 繞過運河開端,繞過開放式的便利流動男廁(運河旁邊擺放幾個歐洲城市常見的流動簡便男廁,現在都為新式膠製品,可是車站旁邊還擺放著少量由綠色鐵片造成的舊版本)便正式進入這個以堤壩(Amsterdam 的 dam 就是堤壩的意思)命名的城市。 靠左的大街 Damrak 是通向 University of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大學)的主要道路。中間的窄街是De Wallen ,這裡最有名的紅燈區。享樂主義的濃厚氣氛由裸女塗鴉牆開始一直蔓延,De Wallen 裡面盡是提供 peep show 的娛樂場所和性商店;一個個透明的玻璃格裡面(非營業時間下了紅色帆布或是閉上紅色大門)售賣的正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5 Enschede 的重點 ijssalon

by

距離 Twente Univeristy 最近的小鎮是 Enschede,基本這是個極為鄉下的小鎮;如果用來探討米地文化的話,這個鄰落德國邊邊的小鎮的確最好不過。 為人熟識的或許是紮根這裡的舊寶麗萊廠又或是 H&M 的核心據點(事後知道 H&M 的 PR 竟然會到 Enschede 工作交流)。荷蘭政府有嘗試把 Enschede 塑造成東邊的阿姆斯特丹;當然,很遺憾,我個人認為從來沒有成功。 跟 Amsterdam 相比起來,Enschede 絕對是個悠閒又清幽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天與地的分別,完全不能相題並論,住在 Amsterdam 的同學說,每次來到 Enschede 都會覺得很雀躍,因為對他們來說,到邊郊郊遊,而這裡是他們心目中一個很好的渡假勝地。…

#德國慕尼黑 CHAPTER 1 下雨的阿姆斯特丹晚上 & The Humphrey’s/ October 2010

by

足足掉低了一星期的工作與課程,決定來到東德看一下慕尼黑。因為假期是自製的,所以我帶著小 mac 和 ebook reader 同行;走到了外邊,世界還是要運作的,在異地一樣工作著。 到 Munich 的飛機在清晨起飛,所以預訂早一晚的機場酒店。帶著行李先到 Schiphol 機場 check-in 了酒店再乘火車到 Amsterdam;由機場到 Amsterdam 的車程只不過是二十分鐘,非常方便。或者以後我也會推薦別人住在機場,因為我嫌 Amsteradm 太混亂了,而且酒店大部分也很舊。 Amsterdam 下雨了很漂亮,可是也無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在街上遊蕩,晚上店子都關沒有什麼有避雨的好去處就隨便找一所餐廳吃晚飯。 對於 Amsterdam 我吃過的餐廳不多,這次選了落在大街的餐廳(後才發現也曾在 Amsterdam…

[荷蘭] 出遊記 6:黑莓掉到火車軌裡去以及超美味的 Fruit tart @ Outmayer/ November 2010

by

先把 KP 送到 Amsterdam,她到 Van Gogh Museum,我到學校去。在 Amsterdam 準備下火車的時候,男生手中拿著的 blackberry 從火車的樓梯翻打三次跌成幾份,火車門打開了,剛好 blackberry 的底殼就掉到了火車與月台之間的路軌。男生當場不知所措,我拉了火車司機過來(幸好我們的位置就是近在車頭的附近),火車司機純熟的用工具把底殼挑到車頭,一個轉身跳下去拾起再跳回月台。雖然司機叔叔不是健身的類型也不是鋼條的身型,卻出奇的十八般武藝身手敏捷。火車司機見義勇為樂於助人身手敏捷都是荷蘭的特色吧。

A Day in Amsterdam: 3 Hermitage 在阿姆斯特登走著吃 / JUNE 2010

by

在 Amsterdam 最愛吃的是披薩,跟在英國逛 Topshop 之後的一樣;在大街買一片披薩,熱騰騰的。還記得我們走過 UvA 的其中一個校舍,然後在 Dam Square 會面。由 Kalverstraat 的街頭走到街尾去為了要買下一個電熱水壺。然後走到 Febo,吃芝士梳乎里,Mr TW 決定要吃那個肉碎腸。 在回程的火車上,玩 iPhone 上的遊戲。我們在拉紙巾,車箱中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射在我們的身上;他們只是觀看著已經感到很快樂。我們在玩自己的遊戲,卻因為這樣換來大家的快樂。最快的紀錄是二秒多,我的三秒九敗北。全車的人注意力都放到我們的身上去,share the happiness!

A Day in Amsterdam: 2 Hermitage 博物館記 / JUNE 2010

by

星期五的 Hermitage Amsterdam 比我想像中擠擁,雖然展館將展品的排除有失當的地方,例如在窄小的房間 U 字形地擺放展品;但是展出的類型都是我所喜愛的。6 March 至 17 September 的主題是 Matisse to Malevich,接近一百組二十世紀初法國 pain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