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

[動畫] 進擊的巨人 - 第二十二話:一次又一次堆積的頹垣敗瓦讓內心更加紮實

by

– 很多事情沒走到終點別人還是不能理解的。內心的強大是由無數細碎組成;一次又一次堆積的頹垣敗瓦讓內心更加紮實。 第二十二話令我感動動容的是這一段: 年輕士兵約翰無辦法接受兵長的決定,怎能掉下朋友(就算只是屍體)離開現場。那是從少到大都一起生活的人,活生生的一個人;縱然失去了生命,他仍然是生活裡有血有肉一起痛過笑過存在過的人。結果,不理會上頭指示;不接受對沒有回收的遺體列成「失蹤」處理,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回去拾回朋友的遺體。眼前只得自己願望的約翰當然看不到事情的弊處;他以為敵人要來就群起阻止,也沒想到自己的隊伍已經處在極度弱勢的環境之下。結果,如所有觀眾所料,惹來巨人(而且是一大班巨人)追擊。 傷亡數字隨同巨人追趕而增加。為了已死的屍體白白犧牲更多人命,值得嗎(當然當局者根本無可能冷靜分析,約翰還要這麼嫩)。這就是有經歷的兵長們在最壞情況下作出最好的決定;經驗值對處理人和事的關係有重大影響,也就是年少無知一股衝勁也無辦法單靠熱血完好處理的事(就是 newbie 無辦法在一時三刻理解的事)。 由於無數醜陋又貪得無厭的巨人不斷追趕;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調查部隊只好丟低更多屍體(啊,本來這是不需要發動的情節;要不是衝動無知的約翰回頭惹得禍來,也不需要丟下更多屍體來減省馬車的負荷;這也是約翰上最昂貴一課的代價)。煽情啊煽情啊。當中也丟低了兵長的左右手女孩(我忘了名字)的遺體,你敢說兵長冷冷的臉之下一點都不難過麼。 安定回來的時候,約翰打算哭著道歉/捱罵的時候;兵長根本沒打算責怪他。那是年輕的錯,沒經驗的判斷錯誤。兵長明白的是,就算有經驗都會判斷錯誤(前集就有說過了),而且每人的決定都是按自身的過去組成;誰又能怪誰呢。覺得自己錯得不能再錯的約翰以為將要面臨狗血的時候,溫暖的兵長給他一個胸章。那時候催淚得無辦法不哭成淚人吧。「活過的證明」啊,你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兵長太可憐了,就連早早撕下來那團隊女孩的胸章都為了脆弱的約翰而送出去。兵長的內心實在太強大。 調查兵回去的時候,就是民眾謾罵的時候了。看他們出去時威風凜凜,回來時個個一臉灰白;有幾多人是一去沒回頭的,就連躺著回來也不行。兵長一臉堅忍的盡受指摘,可不知道的是他們前進的思想在未來的日子救助了幾多百姓。當然,這還太早了,是人們是無辦法明白的犧牲。就像擁有太先進想法的科學家都在早期被當成瘋子一樣;很多事情沒走到終點別人還是不能理解的。

[呢喃] 八月.流水帳

by

看 Frank Partnoy 的新書 “WAIT”。有時我們衝動,有時我們等待;有時候我待得太久,有時我們反應太快。到底怎樣才會做得出最好的決定,得到最好的結果和答案。我期待讀完以後會得到答案。

關於最近 #20130718

by

一再把頭髮染淺,為的都是紅色頭髮。可惜,紅色的頭髮都不持久;我在寫這篇 blog 的時候;頭髮上的紅色已經褪得七七八八。以為生日的時候還可以留著一把紅色頭髮,但看情況,都是沒可能的事。 太陽持續出現一星期;這裡有裡三十度的高溫。我所期望的夏天終於來臨。 練琴的事,進度很慢。終於,開始練習第三首歌。 連續聊一小時的電話是很疲倦的事,聊完了我還要吃晚飯,香港的人卻可以大睡的去睡。 最終,在朋友們強烈推薦下看了《Running Man》。本來我就是個無辦法追看電視節目的人;一直以來,除了在 yellowbean 陪伴之下成為了動漫觀眾,也沒有找尋電視節目的熱情。而且我是那種追節目追得不全面的人;可以連續看了十幾集,最終放棄大結局。或者小時候都被《超過無敵掌門人》洗禮過,都對這種節目沒有好感。而且香港還把這種以遊戲為主的節目愈做愈爛;賣弄色情,一點都不好看。 但《Running Man》的確好看啊,他們把遊戲包裝成小故事;遊戲間的連貫性強了,角色之間的比賽就更真實好玩!而且這是我第一個看的韓國電視節目;因為我是個連韓劇都滴水不沾的冷血兒童,那種需要哭乾的浪漫都不適合我。 結果,人在異地反而更投入亞洲文化。一邊在覺得宋智秀長得好漂亮的同時,一邊覺得李光洙的角色定位非常 GP;最後發現了原來能力者是歌手(震驚)。 啊!還有,KP 說要我看《進擊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