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2 小黑貓下午散步 以及《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選句

by

「是不是打開了不應該打開的蓋子呢?」
「或許暫時是這樣。」她說。「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搖晃餘震。不過至少你已經朝向解決之路,向前踏出了一步。這比什麼都重要。就這樣繼續前進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到可以填滿空白的那片正確的拼圖斷片。」「不過那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搬屋日記:牛津小房子二號連帶鄰居貓一只

by

說說搬屋。有時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在沒有年事已高的情況之下我竟然好像換了很多次居所的呢。都說過 pack 和 unpack 都是我最討厭的東西之一,為什麼我的人生卻在不停糾纏於搬遷和調動之中;難度最不想要做的東西要 keep 著做是我心底裡最堅實的對白吧。Oh well,要面對你的痛苦才能茁壯成長,也許是真的。

當你逗著貓兒的時候,我只想把你當成貓。

by

有些事情本身來得太好,辜負了總來得有點可惜。不是嗎,那些為你開拓的道路,那些沒有分岔的路口,一幕幕安定好了的設定;結果就是沿著既定路程扶搖直上開花結果。所以,縱然你猶豫,卻沒有轉彎。路邊有朵開了的小花,你很喜歡,卻沒有理會。那裡有個炎熱的下午,你都沒有理會。茫茫然走到路的盡頭,看到了精緻的一切;卻忽然好想找回那個沒有什麼特色卻很亮麗的光景,而那些東西都再不復再。 或者那裡有個人比起你自己更加清楚你;可笑的是這裡只有單向前進這回事,你倒不去的你知道。忽然你覺得世界沒有什麼比起貓兒來得更好;因為你知道牠只管一件事,就是牠自己。世人就是喜歡牠的高傲。 寂寞的時候聽聽歌,回不去的日子是永遠都回不去的。就像你在博物館裡看到那些一只只由活生生的一切變成生硬又沒趣的標本,你便懂得什麼是回不去的。荒謬而真實的叫回憶,而這卻只不過是從實實在在變化為虛幻的夢;擁有過後便會失去。當你逗著貓兒的時候,我只想把你當成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