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United Kingdom)

[呢喃]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by

關於香港在英國之間: 刮風/颱風: 忽然好想念騎樓無窗,刮起颱風時會將東西吹倒的日子。大風時木門會搖搖搖嘭嘭嘭,起勁的起勁,雖說好麻煩但是蠻好玩。這邊沒颱風,最近有點涼意,太陽在的時候三十度,起雲的時候二十度;風沒有荷蘭那邊強大,倒是正常天氣。 他們吃兔肉: 他們吃兔肉!其實我看他們吃兔也就等於吃素的人看我吃牛一樣,自己也是個吃肉的人,本就不應太驚小怪。只是,不知從那時開始特別喜歡兔子的我(其實只不過是喜歡卡通兔子);覺得吃兔彷彿就特別殘忍。也想起很多年前,只養過的小兔結下那很短暫的緣份。然後,每次在餐廳點餐的時候都要份外小心,格外留神。 地產霸權: 那都不只是香港才發生的事。牛津裡歷史悠久的 Covent Market 都遭遇相同扼運。那裡全部都是小店,紛紛都被迫遷。那個小街市其實每天都人頭湧湧,只是別人的眼裡看到的是更大的黃金,其他的故事彷彿都沒意義了。 小草: 這邊有很多被修成球狀的小草;我特別喜歡。我忽然好想下星期來修草的園丁先生可以將家外的草牆修成人家圓圓的模樣。那就成了我心裡最可愛的裝飾品。 掛號信: 受不了英國的郵寄服務。從香港寄來的掛號信件,竟然可以送到同一條街的另一個地方去。啊,那是掛-號-信啊,需要簽收的一種。平日將信亂投我也可以隻眼開隻眼閉,可是這是重要信件。要不是友好的鄰居拍門把信送回,那我從香港寄來的新信用卡就從此失蹤。 雙重認證: 銀行的雙重認證的小機出了問題,登入不了。致電到客務,他們把我當成不懂得用電腦的人逐步逐步來教導。我重申,我很清楚是小機和戶口的配合有問題,因為小機的數字無論輸入幾多次都被指為認證出錯。他最終接受了我的看法,重新將我的戶口與小機連接;沒事了。 電話月費計劃: 剛撥號到香港將雙重認證小機的事辦理好,就順道致電手機服務公司。我說手機的上網服務通通我都不需要,只保留號碼和漫遊就好。非常爽快的服務員二話不說就將手續辦好,比我想像中還要方便快捷。而我在這邊的手機電話號早就廢置了,倒是沒有用處;反正上網發訊息,用網絡打電話也夠方便。

#20130513 - 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by

記夢。夢裡我被吸塵機怪獸將穿著家居服的我的手手臀左吸住,嚇醒。是不是把艾倫坡讀得有點太多,風吹過來也覺得有種動彈不得的滋味。 如果我將變成一種家庭電器,我想,那一定會是洗衣機。 最近喜歡用帶有薑味的浴沐露,是種提醒爽利的味道。 母親節。媽一早就給我發了 whatsapp 說不要送花,我在這邊點點頭,就欠她一份小禮物吧。母親節當天一樣的過,她在香港,我在英國。也沒有什麼特別要的慶祝,也沒能一起吃飯。不過我們聊了一通好長的電話,從那時我在香港家裡開派對聲浪太大被投訴過一次以至新買的褲子是什麼顏色。還說到,Uniqlo 香港和 Uniqlo 英國是不是在賣同一樣的貨品。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天氣反常,前兩幾還是熱得可以穿起短袖上衣就衝上街的日子;現在忽然轉冷,時雨時晴不定,果真是英國。 來英國前,朋友在我家陪伴我執拾細軟。整個家都搬清光的那種。我將(暫時)不要的東西都送到 yes-storage 的迷你倉。CCL 指著那把我將放到行李箱的 Mary Katrantzou 縮骨遮說:「英國人都不用這種。他們把長傘甚至不撐傘。」現在我都明白了,牛津的人真的每一個都拿長傘子。

#20130129 - 除了喜歡,還需要一直喜歡到老

by

那天看完《The Boat that Rocked》就好想尋回那種黑膠碟的年代,有重量的音樂,適合慢條斯理地聽;可是,那種年代二話不說就被唾棄。我沒有經歷過那個大時代,我只記得舊居有個木櫃最底的一隔藏了好多張黑膠唱片。那是我小時候的記憶,現在那個櫃都一早被丟掉了。我的年代是大行其道的唱片,第一張買的是范曉萱的《好想談戀愛》。結果一直買,買了很多,床頭邊有一個長長的 CD 架,唱片擠得不能再擠。那個小心翼翼拿著唱片,拆開包裝,拿著歌詞逐段逐段看的日子似乎已經掉了好遠。家搬了好幾次,已經無辦法再接受自己擁有需要空間的懷舊品。而且,從前多麼喜歡的東西最終都有被放棄的一天。面對那種本來珍而重之的,最後都變成了你心裡過氣的廢物卻是多麼難熬的事。許許多多的曾經喜愛都成為了你日後的年少無知,現在誰還想聽《好想談戀愛》。要懷緬,要聽老歌伴星河;現在都有 youtube。 就像現在買書,我們都很怕要買實體的。隨身物是負擔,也是見證你喜惡轉變的佐證。結果,我就連 mobile harddisk 都不願意買,要買就買 dropbox 好了;免得到頭來十個小盒,一雙手可以拿得幾多個。 如果感情,可以消化的話,我情願吃下去就好了。那年逝去的年代,你你我我都狠狠地愛過若干幾個到頭來無關痛恙的人,費的神多也傷了元氣,只是有時候年月磨不掉你的凌角總能換轉你的喜好。所以,除了能夠有多喜歡,還需要能夠一直喜歡到老。 啊,那次因為太冷,我們都沒誰願意在 London 大街等買擠得滿滿是人的 Ben’s Cookies。其後我們在 Oxford 沒有很多人的時候買了,沒想到真的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