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坡

#20130529 - 那個所有人都認為是對的世界

by

讀江戶川亂步的小說已經到達了一個不能自拔的境界。雖然,有時還想要讀一下艾倫坡的來對應一下,又或者是來反一個高潮。但江戶川亂步就是佔了我的腦海。現在正在讀《地獄的滑稽大師》,又來一個讓人不停讀下去的長篇。天陰陰的時候,讀這種引人入勝的小故事最好。

在太陽之下讀讀書:江戶川亂步 Edogawa Rampo

by

牛津溫度七度,上午剛下了一場雨,現在太陽滿滿;在咖啡店看江戶川亂步。剛讀完〈與畫中的人同行〉,現在讀〈人豹〉。 記不得是何時的事,就是誰說過我一定要看江戶川亂步的書。 江戶川亂步 與 Edgar Allen Poe 說起江戶川亂步,不得不順帶提起我或者有閱讀障礙的事。與其說是閱讀障礙,那就不如說我總是極不細心。很多時候我都會將人名的次序倒亂;比方說,我很容易就把江戶川亂步當作江戶亂步川。(伸延閱讀我都喜歡當成延伸閱讀,我都不清楚這算不算是一種閱讀障礙;畢竟我都太喜歡文字變的戲法。) 而其實,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mpo)是個筆名;由 Edgar Allen Poe 的日文讀音而改成的。知道明白了以後就不會再說錯了。 關於讀江戶川亂步的短篇 當時在香港買了本《D坡殺人事件》,就在交通工具一直讀。著實說,我一直都喜歡在交通工具上讀書。香港的地鐵太快了,就算是西鐵也讓我覺得世界不夠大。在荷蘭上大學時一乘就兩個半小時,好快就讀完一本。火車一直前進也不太拐彎,世界就像條走不完的直線,用來讀小說實在太好。 還記得江戶川亂步的書在香港不算好找,難得在商務找到一本半本;選擇的餘地都沒有,有什麼就看什麼。那時,日本的推理小說我才第一次看,沒想到殺人或是怪事都讓我感到小說世界的新奇。老日本的描述很有電影感,有時妖異的情節倒讓我差點流了一場冷汗。拐彎或直寫的情節都讓我感到世界有另一種演繹方式,或者是在讀 fantastic 的一課以後我都太沉迷於 Poe了;詭譎的世界都叫我著迷。 後記:本來想在網上找張好看又 hi-res 的江戶川亂步小說封面;結果在 google image 看到的畫面都太詭異嚇人。上面的都是最正常不過的翻譯本封面,我在香港買到的都是這個版本。電影版本我都不知道自己敢不敢看,因為我就是個看 Poe…

#20130513 - 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by

記夢。夢裡我被吸塵機怪獸將穿著家居服的我的手手臀左吸住,嚇醒。是不是把艾倫坡讀得有點太多,風吹過來也覺得有種動彈不得的滋味。 如果我將變成一種家庭電器,我想,那一定會是洗衣機。 最近喜歡用帶有薑味的浴沐露,是種提醒爽利的味道。 母親節。媽一早就給我發了 whatsapp 說不要送花,我在這邊點點頭,就欠她一份小禮物吧。母親節當天一樣的過,她在香港,我在英國。也沒有什麼特別要的慶祝,也沒能一起吃飯。不過我們聊了一通好長的電話,從那時我在香港家裡開派對聲浪太大被投訴過一次以至新買的褲子是什麼顏色。還說到,Uniqlo 香港和 Uniqlo 英國是不是在賣同一樣的貨品。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天氣反常,前兩幾還是熱得可以穿起短袖上衣就衝上街的日子;現在忽然轉冷,時雨時晴不定,果真是英國。 來英國前,朋友在我家陪伴我執拾細軟。整個家都搬清光的那種。我將(暫時)不要的東西都送到 yes-storage 的迷你倉。CCL 指著那把我將放到行李箱的 Mary Katrantzou 縮骨遮說:「英國人都不用這種。他們把長傘甚至不撐傘。」現在我都明白了,牛津的人真的每一個都拿長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