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 (Hamburg)

在慕尼黑皇家釀酒廠 HB 尋找『旅行感』,在啤酒花園吃 schnitzel

by

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在腦內飄起想要吃炸豬扒的概念,油炸食物總是往那些偽減肥的人在招手。我經常在想,要是德國的 schnitzel 可以像台灣的用紙袋盛著邊走邊吃就好了(開心)!沒辦法去旅行的日子,去老釀酒廠的啤酒花園吃德國菜,在疫情期間為自己添一點(想像的)旅行感。

疫情制肘,德國食肆堂食受限!外帶當道的日子有漢堡便當店日式料理示範

by

也許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無辦法在外正式又放心地吃一餐飯。疫情下的漢堡除了提供外賣就只剩下關門的選擇,目前我非常喜歡的餐廳都進入突然裝修的狀態,首當其衝的是錯愕,擔心是經營不過來而需要結束營業;但後來知道只是進行翻新工程就沒那麼難過了。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國民茶葉 TeeGschwendner

by

每天都喝咖啡的我知道自己對咖啡因的攝取得已經夠多了,所以向來對茶葉敬而遠之。除了我偶爾會喝睡覺茶以外,基本上對喝茶毫無興趣。直到 Rooibos Tea 這個完全不含咖啡因的茶葉出現在我的眼前,真的有把我成功引誘到了;還更讓我往外關注有 Rooibos Tea 賣的各大茶葉品牌。

不成文新日常: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互相聊喝一杯咖啡時間的天

by

漢堡的食肆一直都沒有完全回復正常,只可能有限度地提供坐得疏疏落落的堂食,但實際上坐著吃的人不多。店面積細小的咖啡甚至只能維持外賣服務。漢堡這七天新增感染個案有 17 個,我們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跟大家一起培養出新的習慣:咖啡店門外脫口罩站著喝一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