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

[荷蘭] 2013/10 再會阿姆斯特丹 4:Enschede 裡的 Van der Poel 和 Dille & Kamille

晚上睡到一半,覺得悶熱;想一想是不是暖氣溫度過去,又或是沒開窗所以覺得空氣不流通。結果都不是。某程度上自那次以後我到底有一半時候都是這樣的,吃的過多我都抵受不住。身體感覺怪怪的,卻說不出因由。或者想作嘔,或者覺得心口好悶。結果,我半夜起來還是跑到沐浴裡嘔吐,就像先前幾年的狀況一樣。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別天醒來又好好的。

安特衛普(18)-一個人的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8)-一個人的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不太習慣一個人逛街,總是覺得有點不知所措的擔憂。那天在安特衛普,面對那道已經走得很熟稔的大街,還是俏俏地有點不太自然。逛商店,曬太陽,停在古老的建築物前面,買自己喜歡的小吃坐在石椅。剛開始的兩個小時確實很難過;Monsieur yb在開會,我一個人無所事事四處遊蕩。一個人從右到左地走到市中心,無所事事地發現整個安特衛普也有很多人一個人獨自無所事事。兩小時的獨行習慣了,我反而感到非常enjoy。在太陽下面的眾生相,奇妙得來又很有趣。比利時的女生都愛穿blazer,每人一件不同顏色的;男生喜歡戴帽子,什麼類型的也有。

安特衛普(17)-Rubens House:文藝復興式建築配以巴洛克庭園 / March 2011

本身對Rubens House沒什麼期望,原因一是對Peter Paul Rubens的認知尚淺,原因二是因為Antwerpen將所有博物館都歸納一個博物館網頁之中,對Rubens House的介紹不多,讓我誤以為那是個很小而且沒看頭的住宅。門票設在Rubens House外邊的透明小盒子,Museum Shop也在那裡;昨天路過先買幾張明信片來寫,覺得明信片沒什麼驚喜看頭,也就更沒有什麼期望。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旅行習慣:買一支大大的礦泉水放到酒店,外出的時候另攜一支細小的伴在身邊。逛得悶熱口渴時找附近的超級市場或便利店買樽裝的鮮果汁解渴。 比利時的超市包裝跟荷蘭的大致相同,喝了這個感覺充電完成精神爽利,繼續走萬里長路。

安特衛普(15)-吃在Spaghetti World / March 2011

在安特衛普繞了幾個圈子,逛過了vintage小店,又走過了精緻的麵包和朱古力小舖。這天我們學精了,下午茶後便開始留言身邊感覺良好的食肆,晚飯時候走回去;這樣就免去在肚子餓時隨便亂吃吃中地雷或是頂著空肚子還要急著找食肆的煩惱。

安特衛普(14)-Pierre Marcolini Antwerp / March 2011

那年(原來已經是二零零八年夏天)到Brussels嚐過一次Pierre Marcolini以後,一直念念不忘。這次出發Antwerp前已經打算要到Pierre Marcolini,結果忘了到google map搜出位置,卻誤打誤撞走進Pierre Marcolini位於Antwerp的小店。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為了闖進大學區,按著路邊的指標牌左穿右插。雖然這裡沒有 Barcelona 的小窄街,只是走到內邊的時候也是有點力不從心。走到藝術學校的前面,看到了學校門口的長檯來膠椅,看到學生們都聚在太陽或下坐草坪。走過喧鬧的藝術學校,遇見了反種族歧視街名的小街,小型博物館的門口,很多的塗鴉牆和擁有著故事的建築物;糊亂拍照和跳躍以後,似乎對安特衛普又認識多一丁點。

安特衛普(11)-大廣場邊旁的斑戟店 Desire De Lille / March 2011

想著想著,我們那些慢慢長路也不就是以吃飯和吃飯來滿填了吧。好吃不好吃的似乎都不是重心,和誰說才是快樂的誘因。到每一個地方留下那個風吹使散去的足印以外,就是吃下風景和食物。也許吃飯只是一個過程,除了滿足肚皮就是分享快樂。